存档在 2017年6月

无暇装逼

2017年6月30日

曾经认为写作是最重要的事情
早期没丢的文字存放在这个博客里
一直在规划一个电影音乐网站和一个文学网站
俗事缠身,无暇装逼,等老夫有空再来博客

最孤独的歌者

2017年6月22日

2016-11-11 梦千寻原创

引言:Leonard Cohen今天去世,伴随着他的歌声,十年青春从我眼前滑过。

下面分享的是另外一位听了十年的歌手,由我2010年到2014年的新浪微博整理而成。

1,《一颗不肯媚俗的心》
听着这张专辑,回想起很多年前我在黑板上写下“一颗不肯媚俗的心”这行字……
世界变化这么快,过去的都会被人们遗忘,就像这张专辑被遗忘一样。
媚俗曾经是一个贬义词,而现在呢?不管是文化产业还是各种互联网产品,多数都靠迎合低级趣味、利用人性的弱点而“成功”。精英主义在中国没有市场,而媚俗走在康庄大道上。

2,梦里的流萤
在《爱情麻辣烫》片尾听到张楚《太阳车》(又名《结婚》),顿时按捺不住。这是最美的情诗,这些句子结结实实地触动人心。
后来我坐在网吧里听了一夜的《梦里的流萤捕捉了你的光》,作者一定受到了张楚的影响。

王洋洋《梦里的流萤捕捉了你的光》歌词:
夜晚山谷里的微风是你
雨水打在湖面 闪动的光影是你
夏日露水里的清香是你
遥远星辰里的绚烂是你

在你面前 我只是匆匆赶路的灵魂
我所有温暖都来自你的目光

太阳落山了你就要离开
我亲手将西边的残阳静静地埋葬

清晨微风在你枕边流淌
一只梦里的流莺捕捉了你的光

张楚《太阳车》完整歌词:
在空旷的星河下 想你
那个在风里游移的光影 是你
在晚风吹起发稍的时候
只留下一个消瘦的是你
在地平线上飘过的太阳车
满车是我的怅惘
你要 奔去何方
再载我一片痴心妄想
燃不尽的西边残云
焚化了最后一张笑颜
那个不再回首的背景
拖过一道玻璃大墙
在你走来的那天
一只梦里的流萤
在捕捉你的眼光

3,张楚《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的MV
老歌不厌百回听。看着这个古老的MV,想象着那个年代的青春。岁月就像午后透过窗台的光线。为什么我如此怀旧?我就是怀旧。

張楚-孤獨的人是可恥的 (官方完整版MV)

很喜欢的MV,有点实验戏剧的味,张楚,王学兵,贾宏声,还有两位不知名的姑娘,有的花儿已经老了,有的花儿已经谢了。
一开始只觉得旋律好听,慢慢才懂这首歌的意思——“以孤独者自醒,以卑微者自乐”。
“鲜花的爱情是随风飘散,他们并不寻找并不依靠”,张楚是写歌词的高手,不知道他是刻意这样写还是凭着感觉写。最初听张楚,觉得他是一个特别敏感的人,敏感是学不来的。

4,重新听张楚,关于《赵小姐》
啊,熟悉的旋律响起。
许知远推荐过,张楚温情描绘的小人物,像贾樟柯的镜头,还比如那首《爱情》。
重新听张楚,依然觉得他是孤独的天才,音乐生涯的刚开始就到达了如此的高度。《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造飞机的工厂》《一颗不肯媚俗的心》这三张专辑是音乐史上无与伦比的。

5,张楚歌词里的流浪
“我们是过客,我们不是归人”(《北方过客》)。
“有人把画,刻在石头上,我读不出方向,读不出时光,我读不出最后是否一定是死亡”(《西出阳关》)。
“在海边,你看见渔家的女儿向大海挥手,沙漠的夜里 你望着骆驼眼睛温柔,二十岁时候,路旁你见我独自一人坐在门口”(《走吧》)。
“你要奔去何方,再载我一片痴心妄想”(《太阳车》)。
“风吹草低见牛羊,奔跑的马群依然强壮。”(《失落城堡的居民》)。
“在没有方向的风中开始跳舞吧 或者紧紧鞋带听远处歌唱”(《冷暖自知》)。
——我随随便便就想到这么多

6,户外的歌
“走出城市空空荡荡/大路朝天没有翅膀/眼里没谁一片光亮/双腿夹着灵魂赶路匆忙忙”……
越来越喜欢张楚的老歌,越听越喜欢这首《冷暖自知》。
他的歌词和很多杰出的现代诗一样被不断解读着,如果我来解析这首也需要写几千字——这首歌内容太多。

浮生若梦,冷暖自知。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或者:
世态炎凉,人情淡漠。人心不古,冷暖自知。
——我喜欢这个成语,“佛教禅宗用以比喻自己证悟的境界”。

不仅于此,这个词还带着张楚式的孤僻。

“冷暖自知”出自《坛经》,张楚唱的是:
“天空的飞鸟总让我张望,它只感到冷暖没有重量”

我喜欢张楚歌里的感伤和苍茫,喜欢张楚歌里的自然风光。
“他走遍了中国大部分的城市,他大部份歌曲创作的时候都是走在路上,独自漂泊。”这首也应该是在户外写的。
“在没有方向的风中开始跳舞吧/或者紧紧鞋带听远处歌唱”,去远足吧,去荒凉、文明稀薄的地方。

7,张楚《蚂蚁蚂蚁》
张楚唱:听一听邻居女儿听听收音机。而我写:听一听邻居大爷听听收音机。

8,走吧!
关于张楚作词作曲的《走吧》,我第一次听到的音频是周思雨唱的。
据说《走吧》是纪念三毛的,据说《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里“他们并不寻找并不依靠非常的骄傲”就是出自三毛的诗。关于《走吧》,北岛有一首同名的很牛逼的诗。
张楚被称为中国最孤独的歌手,他的声音总是让人感到孤独。早期歌曲孤独而且反叛,就好比这首。
这么多年来,最喜欢的仍然是张楚的这些歌。

9,《和大伙去乘凉》
下午看树下的老头下象棋,更多的老头在围观。这首歌的旋律在回荡。“走在街上,我被天上的太阳晒得漆黑”。

10,荒诞派歌手
知道张楚这个名字,是看了余jie的文章《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第一次听张楚,听的是《苍蝇》《厕所和床》,惊讶他唱的是存在主义和荒诞哲学。
张楚的歌非常知识分子,那些晦涩的思想居然也可以写到歌里。他采访里提到“荒诞”,他是我第一次听到唱“荒诞”的歌手。
觉得张楚刚出道的几年就达到了中国歌词的最顶峰,可惜没几年就歇了。作为歌迷,希望他不要永远消失,想听到更多的好歌。

11,张楚《光明大道》
没人知道我们去哪儿
你要寂寞就来参加
你还年轻他们老了
你想表现自己吧
太阳照到你的肩上
露出你腼腆的脸庞
你还新鲜他们熟了
你担扰你的童贞吧

好久没听这首摇滚歌曲了。看的出,张楚是个容易害臊的人,虽然他唱道:“别害臊,前面是光明的大道!”
张楚是个诗人,这首旋律也很好,非常让人振奋。
“青春含在你的眼睛/幸福写在我背上/尽管不能心花怒放/嘿嘿嘿别沮丧/就当我们只是去送葬”

——去吧少年!!

想要买琴或者学琴,欢迎推荐,钢琴、吉他、架子鼓、古筝等等都可以
如果位于北纬31度14分至32度37分、东经118度22分至119度14之间,可以预约到店试琴 ^_^

小站:https://site.douban.com/284561/
预约Tel:189-2140-7482 扣扣:570358294

十九世纪的《猜火车》

2017年6月22日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梦千寻(来自豆瓣)
来源:https://book.douban.com/review/8770274/

2017-02-14 发布于威信订阅号 ”梦千寻书社“

最近《猜火车2》很火,男主角Mark Reton其实也是一个反英雄形象。这让我回想起少年时代最喜欢的一本书。这么多年过去,它仍然极少被提到,所以我修改了一下旧文,算作我的“千年文学备忘录”之一。假如让我只推荐一本书一部电影一首歌,那这本书一定是《当代英雄》。

1,最后一排书架
校内图书馆的最后一排书架是世界文学,我目光一次次扫过《当代英雄》却一直没翻开,是因为这么好莱坞的名字还有这么好莱坞的封面。我是从来不看通俗小说的。
某天阴错阳差看了《沉默的羔羊》,觉得牛逼极了!然后想看同类型的,就打开了它。没想到序言写的这么好,然后第一个爱情故事《贝拉》就把我迷住了,然后每天夜里都在看这本书。

2,不一样的英雄
《约翰克里斯多夫》有经典的对英雄的定义:“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
可是,这样一个冷酷自私空虚无聊、到处寻找刺激的贵族军官怎能称得上“当代英雄”?他不是不怕死,而是周国平所说的“厌生慕死”。
2008年看了英文版的,译名是A Hero of Our Time,我觉得这样的大白话反而更有韵味。“当代英雄”不如“我们这个时代的英雄”。果不其然,俄文原著《Герой нашего времени》谷歌翻译的结果也是这样的。
在小说最后一部分,主人公死去之后,读着他的日记,疑问才慢慢解开。不得不和故事讲述者一样感叹——他是我们时代的一个英雄。

3,普希金和莱蒙托夫
普希金和蒙托夫一样是“多余人”文学的代表人物,而且莱蒙托夫和普希金一样死于决斗。

诗人死了,这荣誉的俘虏!
他受尽流言蜚语的中伤,
胸饮了铅弹,渴望着复仇,
垂下了高傲的头颅身亡!

普希金死于决斗后,莱蒙托夫写了《诗人之死》来抨击沙皇,进步人士把莱蒙托夫看做普希金的继承人,不巧的是莱蒙托夫也继承了普希金的死法——决斗。不同的是,普希金38岁单挑身亡,而莱蒙托夫27岁单挑身亡。

4,莱蒙托夫的诗歌
《当代英雄》的小说技艺现在看来依然很高超,这位早逝天才还留下了不朽的诗歌和绘画。
莱蒙托夫的长诗我看不大懂,但觉才气逼人,其中不乏神来之笔。

下面这首是《帆》:

在大海的蒙蒙青雾中
一叶孤帆闪着白光……
它在远方寻求什么?
它把什么遗弃在故乡?
风声急急,浪花涌起,
桅杆弯着腰声声喘息……
啊,——它既不是寻求幸福,
也不是在把幸福逃避!
帆下,水流比蓝天清亮,
帆上,一线金色的阳光……
而叛逆的帆呼唤着风暴,
仿佛唯有风暴中才有安详!

大部分人是因为这首短诗而知道莱蒙托夫这个名字的。

(英文版,出版年2001,我当初是在豆瓣某网友的网盘里下载的)

5,先锋小说
长篇小说《当代英雄》由《贝拉》、《马克西姆·马克西梅奇》、《塔曼》、《梅丽公爵小姐》、《宿命论者》等短篇组成,几个故事的组合浑然一体。
《当代英雄》被评价为俄罗斯文学中的第一部心理小说,被我评价为最早的以及最杰出的先锋小说。
人家两百年前就开始先锋了好不好?

我喜欢的南京作家曹寇接受采访时说:
先锋是一种品质,而绝非流派,更不可能是文学史教材里的陈述。先锋作家可以进入到平庸之辈从未进入的绝境。所以在我看来,杜甫和曹雪芹也很先锋,而余秋雨却很腐朽。

不论从形式、风格、技法还是品质来说,《当代英雄》都是先锋小说的典型代表。

6,酷
《当代英雄》是一部风格奇特的小说,同时也是游记、日记、爱情历险、忏悔录。
虽然写于1839到1841,但现在看来依然无比的酷。是的,有一种小说可以用酷来形容。
很酷,这是我的第一感觉,或者说这个小说装逼装出了历史最高水准。
主人公毕巧林也可以用酷哥来形容。我对这个怪胎一见如故,一眼就看出他是个诗人、哲学家。

7,高加索
说它也是游记,那这也是最好看的高加索游记,大段大段的高加索风光让我心驰神往,从来没有任何一部小说里的风景描写让我这么入迷。

高加索地区在当时的俄罗斯人的心目中,乃是一片不开化的荒蛮之地,然而在莱蒙托夫的笔下,这里的群山、森林、河流充满着神奇、绚烂、让人心醉神迷的自然风光,弥漫着与生俱来的自由、勇敢、奔放和乐天的精神。格鲁吉亚、契尔卡斯、卡尔巴达、奥塞梯……形形色色的民族与复杂错综的历史和语言文化,无不激发诗人对生命、自由和人的价值展开广袤无垠的遐想,同时也获得许多丰富厚重的启迪。
(这段摘自眭谦-伯昏子的新浪博客)

8,思想深度
在周国平文集里看到他对《当代英雄》中的存在主义哲学内涵的解析,后来在百度文库上看了几篇很长的论文更觉得它的深刻。
《当代英雄》和加缪、萨特的小说一样,让我觉得小说是阐释哲学的最好载体。

9,俄罗斯文学
我也有着浓厚的俄罗斯文学情结,俄罗斯文学的高峰数不胜数,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也是其中一座。
同样是苦难的大地,中国的文人却都是懦夫或者郭沫若那种走狗。

列了这么多条,最迷的还是故事本身。

当我回顾往事,经常自问:
为什么我不想走命运给我的那条路?
那里有清静的欢乐和心灵的和平等待着我……
不,我不愿安于这种命运!

那不愿安逸的冲动,召唤每颗年轻的心!

梦千寻原创 2017-2-14改于旧作

帮朋友做个广~告,想要买琴或者学琴,欢迎推荐,钢琴、吉他、架子鼓、古筝等等都可以
如果坐标位于北纬31度14分至32度37分、东经118度22分至119度14之间,可以预约到店试琴 ^_^

小站:https://site.douban.com/284561/
预约Tel:189-2140-7482 扣扣:570358294

王小波二十年祭(一)龟头血肿和阴茎倒挂

2017年6月21日

这个系列写于王小波二十周年忌辰,一直没好意思贴出来,因为装逼没装好
今晚贴在这里,这是我第二个豆瓣账号

王小波二十年祭(一)龟头血肿和阴茎倒挂
摘要:第一部分说的是王小波《黄金时代》的两个小典故,那是我第一次读王小波

还有几篇草稿还没整理好:
第一部分《龟头血肿和阴茎倒挂》(一个黑色幽默和一个黄色幽默)
第二部分《智慧在混沌中诞生》(王小波的杂文)
第三部分《长安城里的一切都在无可避免的走向庸俗》(唐人故事)
第四部分《XX在混沌钟诞生》(王小波的x爱描写)
第五部分《王小波的师承》(谈文学理论)
第六部分《一群特殊的猪》(谈王小波门下走狗)

       (年轻时期的王小波,这是他的黄金时代,此文的两个例子也是来自《黄金时代》)

还记得那天放学,我像往常一样,去买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几乎整版都在谈王小波,原来是他的十年祭。
那是2007年4月,那时我还不会上网。
十年一觉小说梦。这些年我看到无数的我喜欢的作者写王小波,今天是他二十周年忌辰,我忍不住亲自怀念一下伟大的偶像。

1,龟头血肿和阴茎倒挂
首先要提醒的是,从这两个不雅的词汇说起并非本人的油滑,仅仅是忠实于时间的顺序。

让我翻开王小波的是那本风靡一时的青春小说《草样年华》,沈浩波在简介里这样推荐孙睿:
他完全继承了京味作家幽默洒脱的文风,他的小说有着王朔式的幽默,却没有王朔的油滑;有着王小波式的睿智,却没有王小波的炫耀;有着石康式的浑不吝,却不像石康那样一味地颓靡。

于是就去买了王小波的文集,封面上的王小波像一个油滑的老农民。后来看到他美国旅游拍的几张照片,一副老油条的样子。最初喜欢读王小波的小说,就是因为油滑。我只看到他小说最表面的东西——黑色幽默和黄色幽默,“龟头血肿”和“阴茎倒挂”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文革是真实的荒诞,最黑色的幽默。王小波说:梦具有一种荒诞的真实性,而真实有一种真实的荒诞性。

                                                (我买的第一本王小波的书)

现在我们院的人都在背后叫李先生龟头血肿,包括那些没结婚的小姑娘。她们说,李先生原是日本人,姓龟头,名血肿。这是不对的。李先生从未到过日本。他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他挨了一脚后,十分气愤,就把医院的诊断书抄出来寻求公道,那诊断中有这样的字句:“阴囊挫伤,龟头血肿”。他寻到的公道就是从此被叫作龟头血肿,一肿二十三年,至今还没消。
——摘自王小波《似水流年》

                                                     (《似水流年》封面)

关于龟头血肿,我这里也见过一个黑色幽默的故事,那是我高中时期的x人x事。
不知什么时候校园里流行一种惊险刺激的游戏,具体是这样玩的——走廊上有一些靠在栏杆上聊天或看美女的男同学,瞄准其中一个的裆部,若无其事地 走到身边,忽然飞出龙爪手对其xx部位进行猛的一击,然后迅速逃离。
其实也就是军训“弓步撩裆”的学以致用,动作分解以及动作要领如下:

悄悄地并拢双掌,同时大腿肌、腓肠肌暗暗发力,靠近目标xx的时候忽然下蹲,左膝深屈,右腿伸直,目视靶心,将一切力量的焦点集中于两个食指的最前端,将全身639块肌肉的力量传递到并拢的两个食指的最前端,然后对准xx部位正中心位置致以果断的一击。

这招又名“虎步撩裆”,委实是个杀手锏,与之配套的“弹裆顶肘”可以一齐使用。使用这个招式,据说男对男和女对男都是一招制敌。

这个游戏大家玩的乐此不疲,被撩到的气急败坏地反击,不回撩一下誓不罢休,有时上课铃响了他们还在走廊上奋力戳撩。
同学们总是心慈手软地点到为止,但总有极少数破坏规矩,下手极狠,受到重创的同学数十分钟不能站起。
后来,班主任忽然召开了一个特殊的班会,他沉默了五分钟之后,非常沉痛地说:大家不要再撩了!!!
原因是某个同学的被撩的龟头血肿,其家长郑重其事地到学校反映了情况。这个真实事件我写在《同学少年都很贱》一文里,这里不展开讲述。
人不淫荡枉少年,当我们回顾往事的时候,并没有因为过于淫荡而感到羞耻。“弓步撩裆”是我黄金时代的一个缩影。

                                                         (《黄金时代》封面)

“阴茎倒挂”是王小波读者引用最多的一个意象,我印象中大概是这样的:王二趴在海滩上,海天一色万物混沌,渐渐陷入冥想:走在寂静里,走在天上,而阴茎,则倒挂下来。

可能是我记错了,因为我谷歌了一下,他这样写的:

    好多年前,我在京郊插队时,常常在秋天走路回家,路长得走不完。我心里紧绷绷,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也不知走完了路以后干什么。路边全是高高的杨树,风过处无数落叶就如一场黄金雨从天顶飘落。风声呼啸,时紧时松。风把道沟里的落叶吹出来,像金色的潮水涌过路面。我一个人走着,前后不见一个人。忽然之间,我的心里开始松动。走着走着,觉得要头朝下坠入蓝天,两边纷纷的落叶好像天国金色的大门。我心里一荡,一些诗句涌上心头。就在这一瞬间,我解脱了一切苦恼,回到存在本身。

    我看到天蓝得像染过一样。薄暮时分,有一个人从小路上走来,走得飞快,踢土扬尘的姿势多熟悉呀!我追上去在她肩上一拍,她一看是我,就欢呼起来:“是他妈的你!是他妈的你!”这是我插队时的女友小转铃。

    我们迎着风走回去,我给她念了刚刚想到的诗,其中有这样的句子:

    走在寂静里,走在天上,

    而阴茎倒挂下来。

    虽然她身上没有什么可以倒挂下来,但是她说可以想象。小转铃真是个难得的朋友,她什么都能想象。

——摘自王小波《三十而立》

                                                      (《三十而立》封面)

真是天马行空,我当场就被王小波天才的想象震撼住了。相比之下,我的小说显得很直白。我当年的校园小说里有这样的对话:

     男同学:蛋疼
     女同学:我要是有蛋我也疼了
     XXX真是个难得的同事,她什么都能分担。

王小波许多小说中主人公都取名“王二”,他在全家五个孩子中排行老四,在男孩中排行老二。《黄金时代》里的王二也有很多,有的五短身材奇丑无比,有的身高两米奇丑无比。鄙人这相貌也是奇丑无比,所不同的是,鄙人没有王二的想象力,也没有王二的文字天赋,这一点我自己后来也发现了,但这丝毫不影像我依然喜欢写小说,并且把主人公也取名为王二。

王小波门下菜狗 梦千寻
写于王小波二十周年忌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