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15年5月

#tumblr#

2015年5月31日

每天早上路过公园,都会看到大量、各种、眼花缭乱的高难度动作

2015年5月30日

每天早上路过公园,都会看到大量、各种、眼花缭乱的高难度动作。


如你所知,作为一名摄影师,我已经难得会去拍照了,那最后再附上今早的手工制品吧

本周看的最好的电影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2015年5月28日

本周看的最好的电影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本周看的最烂的电影是《白雪公主与猎人》。
由于我从来不看最新电影和最新书籍,所以一直拖到现在。

where I can find ,the one who’s most like you.

2015年5月25日

爬泳、蛙泳、侧泳、潜泳、踩水、仰泳…在每个周末的下午……
where I can find ,the one who’s most like you.
The only thing I regret is I lost you.

一般的说,先潜泳50米,然后自由泳200米……好吧……这个是吹牛逼

世事喧嚣,人生寂寞

2015年5月24日

世事喧嚣,人生寂寞。我一直以为,支撑我生活的动力,便是罗素所称的三种单纯然而又极其强烈的激情: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渴求,以及对于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而在这样的动力下生活,注定是孤独,无尽的、近于绝望的孤独。
我想,在这片已经不再蔚蓝、不再纯洁的天空下,如果还有一双眼睛与我一同哭泣,那么生活就值得我为之受苦吧。——摘选自余杰《香草山》第一节《宁萱的信》
看了《香草山》开头就知道,这是我喜欢的书。是我看到的最纯净的爱情小说。

我躺在床上想着一个人,如果她也在想我,就是最大的幸福。
辛夷坞在《应许之日》里说:“我认真学习、卖力考试,辛辛苦苦打拼事业,为的就是当我爱的人出现,不管他富甲一方,还是一无所有,我都可以张开手坦然拥抱他”。
所以继续坚持吧。

比尔盖茨和乔布斯分别代表了IT的两个方向

2015年5月21日

“比尔盖茨和乔布斯分别代表了IT的两个方向,代表美国梦的两面,比尔盖茨代表的是一种比较现实的、比较唯物、比较功利的,乔布斯代表是一种追求精神价值、追求个人自由、追求个性化的美国梦“……诸如此类的陈词滥调不想多说,我只是按照国际惯例下班回家前在微博上吹个牛逼再走。

最近睡前看的是FOX的纪录片《宇宙时空之旅》

2015年5月20日

最近睡前看的是FOX的纪录片《宇宙时空之旅》,同类型的科普节目看过不少,我觉得此系列故事讲的好。
记得初中化学第一节课,我对原子结构感到惊奇,在课堂上向老师提问:原子结构和天体运行规律为什么这么像,是不是有关系?
好奇心是没有用的,所以……咳咳……


看着《宇宙时空之旅》又回想起爱因斯坦的名言——“唯有宇宙和人类的愚蠢是永恒的”(Only two things are infinite,the universe and human stupidity.)

有些朋友不喜欢我吹牛逼

2015年5月20日

有些朋友不喜欢我吹牛逼,其实我吹牛逼的微博只是给QQ上某个妹纸看的,可惜一直是副作用。

精神的流亡历程——读Calors.Franz《曾经是天堂的地方》(转载)

2015年5月19日

——读Calors.Franz《曾经是天堂的地方》
  
  拉丁美洲总是能够给人惊奇,让人振奋,一如它充满神奇的土地和野性的原始民曾经给予过我们的。服膺于拉美文学是从一个富恩特斯的人开始的,他于1958年出版的小说《最明净的地区》除了延续魔幻般的故事情节外,更融入了狂放的语言和智慧的思辩。而经典电影《邮差》则讲述了智利人巴勃罗·聂鲁达因政治原因被迫流亡意大利卡普里岛时发生的故事。在聂鲁达之后,堪称智利文坛风云人物的或许要数Calors.Franz,他于1996年发表了《曾经是天堂的地方》,被人誉为“写得很美,是一部纯朴透明的散文式的、几乎完美无缺的作品。”它在全球如滚雪球般地发行,甚至可以同《百年孤独》分享拉美文学的荣誉。
  
  智利,留给人们最深印象的是连绵无垠的安第斯山所构建的狭长的国土,而风云人物General Augusto Pinochet则与智利的现代历史不可分割,他的独断专行与对现代智利经济的发展两者之间的功过孰轻孰重将留给史家无穷的争论。Pinochet在七十年代的政变为现代智利投下的阴影是智利小说反映的一个核心,正如Calors.Franz说:“当我们最终在智利定居下来时,很快我目睹了推翻萨尔伐多的政变。从那时起,那个被称为我的国家的国家对我来说也变得有点象外国了,已不是人们教我赞美和怀念的国家了。正是这些背井离乡的经历,使我写出了这部流亡小说。”而萨连德总统的侄女伊莎贝尔阿连德就更不用说了。Pinochet不仅对现代智利的政治经济仍然会产生影响,而且还对文学创作提供原料与素材。只是,人们可能也无法预料到,在Calors.Franz写出这部流亡小说不到三年时,Pinochet也开始了他受审与流亡的生活。
  
  小说虚构了一个位于智利、秘鲁、厄瓜多尔三国交界处的小城伊基托斯,波涛翻滚的亚马孙河迤逦而过,茂密的热带雨林如茫茫苍海一直伸展到遥远的天际,在这曾是天堂的地方,人们过个田园牧歌般的生活。然而,很快这里便被阴谋所包围,天堂变成了地狱,人们嗅到的是凝固的毒品和残废的气息。于是,在这美丽的土地上演绎了一幕有声有色阴谋与爱情的人间悲喜剧。
  
  Calors.Franz以其独特的粗犷有力的笔触和现代的写作风格创造了一部充满地域特色的小说,使人们体味到了略萨、马尔克斯、多诺索、富恩特斯、帕斯等巨匠往昔的风采,勾起人们对于“爆炸文学”无限的追忆,感受原始土地上发出的强烈震憾。“从空中凝望一座城市的愉悦是奇特的。那有如是从王国而降,我们似乎变成了天使。其实,我们是迷途的使者。我们无目的地飞行在河流上空,黄铜色的波涛汹涌的河水滚滚流向那荒凉的、圆形的天际……这座城市如果说不是由于空气的话,可说完全与世隔绝,唯有亚马孙河无精打采地、缓缓地环绕着它流淌,而污泥的冰川则凭着自己的腕力将热带雨林宽大的双腿强行分开来。”如此引人入胜的文字,便是小说的开始。
  流亡永远是文学的主题,在荷马行吟的诗诵中人们找到了精神漂泊的始祖奥德修斯,在莎士比亚惊心动魄的悲剧中人们领阅了罗密欧、李尔王的流亡,在乔伊斯的笔下再次仿效了史诗中的流亡,在前苏联我们看到了《日瓦戈医生》、《古拉格群岛》、《文明的孩子》……Calors.Franz在“流亡”中找寻着天堂——一个精神的故乡。“小说中出现的秘鲁伊基托斯小城和亚马孙地区的热带雨林不是一个确切的地理区域,而更多地是一个精神区域。”“曾经是天堂的地方指明一个这样的逻辑:地狱即我们找寻天堂而不得的地方之遗存物。”流亡不仅是物质上的,个人身体上的位移,更是精神是的永远的流亡。——“那敢于寻找天堂的男人和女人也便是最崇高、最值得我们爱的人。”
  
  ——《曾经是天堂的地方》Calors.Franz著,译林出版社——

李志《天空之城》

2015年5月18日

“此刻我在异乡的夜里,想念着你越来越远”。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0MjExMDI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