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13年8月

搞这些鸡巴网站,我都一年没喝过牛奶了

2013年8月31日

搞这些鸡巴网站,我都一年没喝过牛奶了。
只有去年夏天国庆节发200元苏果券我才买了两箱牛奶。我操你,生活!

2006-7-3 21:54:10

视频: 朴树 – 九月

2013年8月31日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A5Mjg5MzE2.html

羞愧,朴树版本的《九月》我还是第一次听呢。
我和朴树一样多愁善感,多愁善感是百无一用的性格。
北风就从今夜开始吹起
我的心灯火闪闪忽明忽暗
怎么说起又怎能说清这漫长迷茫的夏季
当那聚会要散去时该谁远行谁不醒
——我滴那个妈呀,这歌词实在是太棒了!我十倍也写不出来啊。太棒太棒了!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Q5NDM3NDEy.html

MV拍的不错,只是周迅这个女人让我讨厌。
好比今早,去图书馆借书,然后在新街口广场上走,寂静微凉空旷,第一次有点入秋的感觉了。
有天赋的诗人必然是过敏的,过敏对于艺术创作是优点对其它是缺点。对季节变化什么的感受,诗人的秋天,秋天的诗人。如您所知,一场雨后,南京在降温。

2006-7-3 21:30:50

基本信息

歌曲:九月
演唱:朴树
词曲:朴树
编曲:张亚东
专辑《我去2000年》
编辑本段
歌词

演唱:朴树
词曲:朴树
编曲:张亚东
北风就从今夜开始吹起
我的心灯火闪闪忽明忽暗
怎么说起又怎能说清这漫长迷茫的夏季
当那聚会要散去时该谁远行谁不醒
And time pass by
And time pass by
看这就是让我迷失的那座城市
舞步如梦恍惚
醉的人们呀举起杯笑着眼里都是泪
谁在晚餐后老去像迷雾里我的心
]My life is in mud
My life is in mud
Can you help me Can you help me
Can you help me Can you help me
Can you help me Can you stop me
Do you believe me
Can you feel me So far so near
So you lead me
Can you hear me Can you stop me
Do you believe me

朴树个人简介

歌手-朴树
朴树,朴树,本名濮树,南京出生,成长于北京,父母皆北大教授,初中时于哥哥濮石处接受音乐启蒙并迷恋吉他。  朴树是一位脱俗的歌手,他厌恶宣传,厌恶交际,厌恶虚假。他只想做自己的音乐,他只想唱出自己的感受,他从来不在乎自己是否能走红,他只是要做他自己,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朴树,没有任何包装的朴树,没有任何虚假的朴树。朴树是一个真正的音乐精灵,相对于他的作词来说,他的作曲要更为优秀、纯粹、脱俗,这也是他的歌曲大多传唱度不高的原因。朴树的歌曲最能打动人心的地方,在于那种难得一见的质朴、大气、轻灵。

视频: 《九月》 周云蓬 义乌 隔壁酒吧 08.10.26

2013年8月31日

海子的这首诗歌居然被谱成了歌,而且非常好听,而且原汁原味。
“走在路上,放声歌唱”,周云蓬唱这首歌非常适合,他的人文气息,那种盲人的行吟泽畔……周云蓬也是杰出诗人。
海子是“扑向太阳之豹”,但追求极端极致极限结局都是可悲可叹的。还比如日本的一些作家。
想起无比天才但又无比悲剧的诗人海子,想起了海子……
2006-7-3 21:24:45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MzODQwODg0.html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马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海子诗歌《九月》

2013年8月31日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马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编辑本段
赏析

《九月》一诗写于一九八六年,写作这首诗的时候,海子已经从北京大学毕业到中国政法大学任教近三个年头。应该说,此时的海子思想上是相对较成熟的,对于世界、生存、死亡、时间与空间等已经建立了一套属于自己的认识框架。这首诗就是诗人思考的结果,认识的反映,它以充满神秘色彩、闪烁神性光芒的意象和独具特色的语言构造,对上述事物进行了诗性的言说与烛照。海子受存在主义哲学的影响是很深刻的,从存在主义哲学出发自然就可以解开海子诗歌中的重要思想环节。本文将在存在主义哲学层面上对海子的《九月》一诗作出读解,希望给读者准确和深入地理解这首诗提供一定的参考与帮助。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诗歌一开头就将读者牵引到一个充满神秘氛围的情景之中,在这里,渺远的时间与旷阔的空间扭结纠缠在一起,生命与死亡在互相诠释。“目击”一词别有意味,它表示了诗人入思的起点,“目击”的不是“众神死亡”,而是“野花一片”,是草原上的一派生机,“野花”是草原的此在,作为草原此在之在的“野花”倚靠在“众神死亡”之上,因此,“野花”的存在是向死之存在,抵达着存在的本质。“众神死亡”尽管不是诗人“目击”所见,但它是诗人“以神遇”而不是“以目视”获得的。从现实的层面上来说,众神“死亡”是一个并不通顺的逻辑搭配,死亡总是与生存相连在一起的,因为众神从来没有生存过,所以无从谈其死亡。不过,从另外的思路来看,众神的生存确实发生过,众神与人类的照面意味着人类已经懂得从现实中超逸出来,思向永远和终极。这样,“众神死亡”在此表明人类历史之久长,人类与神灵的会晤开始出现中断。众神在草原上的“死亡”将草原的远古与神秘蓦然藏匿,草原的深邃历史遁入无形,草原因此就让人顿生遥远之感。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风”是海子喜欢歌咏的事物,在海子眼里,“风”总是亲切而贴近的。在组诗《母亲》中,诗人说“风很美”、“风 吹遍草原”;在《黄金草原》中,诗人说“风吹来风吹去”的当儿,女人“如星的名字”或者羊肉的腥香令人沉醉。可是“风”远在远方时,为什么会比远方更远呢?很显然,“远在远方”中的“远方”并不是一个纯实在的概念,而是虚实相间,是历史与现实的交融;也不是一个纯空间的指向,而是时空并指。时间和空间都是无边无际无始无终的,时空的无边无际无始无终常常令现实生存中的人们感到怅然。作为远方之处隐隐约约似有似无的事物,“风”的存在更令人难以捉摸。风的漂浮不定,风的来去无踪,都增加了远在远方的空间之空洞感和时间之虚无感。远方的风因此存在于我们的视线之外,感觉之外,所以显得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我”的出现再次标明了诗人的在场,直接启用“我”来现身,较之开头的“目击”而言,更强调了诗人的主体介入,主体进入事物内部,开始领会和解释。“作为领会的此在向着可能性筹划它的存在。”“领会的筹划活动本身具有使自己成形的可能性。我们把领会使自己成形的活动称为解释。”①诗人领会到什么?他又如何在解释?诗人的领会其实是一开始就发生了的,当他“目击”到诸般物象时,他就开始思入世界,开始领悟其间的真髓,开始追寻自我在此间的可能性存在。“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这是对领会的传达,是对自我心灵律动的解释。且不说“琴”与“情”相谐双关的惯常表达策略,单这琴声的“呜咽”就足以让人心动不已。“琴声呜咽”,将琴声人格化,人格化了的“琴声”倾诉着人的情感与情绪,从词义上分析,“呜咽”是低低的哭泣,较之“放声号啕”,它更言说着内心的痛楚以及对这种痛楚的隐忍。“呜咽”的琴声已经将诗人的诸般情感一应牵带而出,诗人情感表达的方式从而变得更含蓄和隐晦,不再有任何表面的身体语言,所以诗人说“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重新述说了诗人与草原之间的空间关系。在人类生存境域中,时间与空间的经纬交织成人的此在,卡西尔曾经说过:“空间和时间是一切实在与之相关联的构架。我们只有在空间和时间的条件下才能设想任何真实的事物。”②诗人之所以要将远方之远“归还草原”,意在表明自己从草原这个神秘空间的退场,不入住和占有此间,不与草原发生内在的空间关系,神圣草原因为没有“我”的侵占而相对于“我”来说得以完整,“我”因为没有入住草原并沉迷于神秘之间而将草原的神秘性永远存放到想象之中。
因为草原的神秘幽远被保持到想象之中,草原在“我”的视野上从此“缺席”,草原的空阔退隐之后,手中的事物开始鲜明呈现。这鲜明呈现出来的事物是什么?是“马头”,是“马尾”。马头和马尾的出场,将草原的历史带走又将草原人的历史带来,“马头”和“马尾”组合成的马尾琴,是一个民族情感的凝聚、智慧的结晶与生命的象征。在马尾琴上的马头和马尾不再是原初形态的马头和马尾,已经同人类的历史、人类精神生活联系在一起,它们有点像海德格尔描述的那双破损的鞋具,开始去却其作为器具的有用性,直接敞现存在本身。看看海德格尔对这个破损鞋具的描述吧:“从鞋具磨损的内部那黑洞洞的敞口中,凝聚着劳动步履的艰辛。这硬邦邦、沉甸甸的破旧农鞋里,聚积着那寒风陡峭中迈进在一望无际的永远单调的田垄上的步履的坚韧和滞缓。皮制农鞋上粘着湿润而肥沃的泥土。暮色降临,这双鞋在田野小径上踽踽而行。在这鞋具里,回响着大地无声的召唤,显示着大地对成熟谷物的宁静的馈赠,表征着大地在冬闲的荒芜田野里朦胧的冬眠。这器具浸透着对面包的稳靠性的无怨无艾的焦虑,以及那战胜了贫困的无言的喜悦,隐含着分娩阵痛时的哆嗦,死亡逼近时的战栗。这器具属于大地,它在农妇的世界里得到保存。”③在海德格尔这段富有诗意的描述里,我们看到了鞋具与农人生命的粘连。海子笔下的“马头”“马尾”也与那鞋具一样,同草原人的生活与生命密切粘连在一切,不可分离。在马头和马尾交合而成的马尾琴不断的倾诉中,草原人的历史得以留存。
第二节诗人再次凝视远方,对它作出寻思,“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这里涉及到死亡与生存的关系问题。海德格尔指出:“死作为此在的终结乃是此在最本己的、无所关联的、确知的、而作为其本身则不确定的、不可逾越的可能性。死,作为此在的终结存在,存在在这一存在者向其终结的存在之中。”④海德格尔言说死亡其实就是在言说生存,他强调生存是向死的存在。在这个意义上说,远方的存在也是面向死亡的存在,而作为远方在死亡中凝聚的生命形态,这里的“野花”携带的意蕴是丰厚的,它不再只是第一节中那个存在于现实中的具体实在的物象,而是更多的呈现着象征意味。野花的馥郁馨香与勃勃生机是由死亡赋予的,由远方广漠的死亡所凝聚而成的野花是一种精神性的存在,它是不死的。所谓不死的事物是抽空了时间与空间的事物,或者说是时间与空间永远凝固着的事物。时间与空间在什么情形下会被抽空呢?或者时间与空间什么状态下会永远凝固呢?只有当一种物质积聚为一种精神,或者沉淀为一种文化时才有可能。因此,这不死的野花就是草原文化的隐喻,或者说就是草原精神的象征。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在诗人对明明如镜的皓月映照草原和千年岁月的描述中,我们再次被带入到阔大的空间和悠长的时间之中,而阔大空间与悠长时间的写照,再度引发诗人无端的愁绪与感叹,诗人不禁又一次重复地表白了“琴声呜咽,泪水全无”的情感态度。诗歌的最后一句实属神来之笔,“只身打马过草原”,看似轻轻的一笔带过,却是语重千钧,蕴意丰富,作为草原上的一个匆匆过客,诗人在这里领悟到时空的无垠和人生的渺然,感觉到世间蕴藏的宗教意味的高远和哲理玄思的深邃,面对这一切,他想说什么呢?他又能说什么呢?也许一个存在主义者面对世界的最基本态度就是聆听,因为“本真的言说首先是聆听”⑤,而且“唯有所领会者能聆听”⑥,在聆听和领会之后,诗人才发出了“琴声呜咽泪水全无”的深切喟叹。
在前述中,我们从存在主义哲学的视角出发,对海子《九月》一诗作了详细的读解。不过,海子在草原之上寄寓的沉思并非纯然是存在主义的,从他对邈远时间与旷阔空间的无限感慨中,我们似乎读到了陈子昂似的感时伤逝的古典情怀。当海子“只身打马过草原”,发出“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的歌吟时,我们依稀读到了“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叹惋;而面对“琴声呜咽泪水全无”的诗句,我们又怎能不联想到“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伤感呢?事实上,感时伤逝是中国古代文人骚客的一致之思,从孔夫子的“逝者如斯夫”(《论语·子罕》),到曹子建的“人生处一世,去若朝露晞”(《赠白马王彪》),到李太白的“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拟古十二首》之九),再到苏东坡的“世路无穷,劳生有限,似此区区长鲜欢”(《沁园春》),多少诗人用他们手中的笔撰写出了关于时光易逝、人生短促的感叹。海子也加入到这个行列之中,只不过他在传统诗思中添设了存在主义的哲学意味,他又在存在主义哲学思想中掺杂了中国传统的诗思,他的诗歌体现出存在主义与传统诗思的融通。

许巍《九月》

2013年8月31日

 

我想到昨天风吹动的夜晚
坐在我身边我所有的朋友
岁月让我们已变得沉默
没有人再会谈论明天
有一些希望和理想
总在心里是最美的旋律
可如今这真实的生活
却演奏着那纷乱的节奏

这诗句和旋律敲打着我的心弦,用老家的方言来说——我醉的了!!!

许巍的歌词是最好的诗歌,许巍的歌是有灵魂的。记得韩寒就现代诗的问题和别人论战时曾经说过类似的话,许巍才是真正的诗人。我不能肯定有没有好的现代诗,但能肯定许巍的歌词也是杰出的诗歌作品。后来在哪里看到,只有崔健《一无所有》和许巍《两天》入选了《中国当代诗歌文选》。

“秋天还是秋天 依然美丽凄凉 还是飘飘荡荡 依然充满幻想”,“这秋天雨后明媚的阳光,看着我漫无目的地飞翔。我穿过曾经破灭的幻想,我身边所有冰冷的目光”许巍的早期歌曲里充满了“秋天”这个词。 还有那首《我的秋天》。早期的许巍确实很秋天。

这首歌很长时间没听到了,估计许巍也不会去唱了。绝望、抑郁、灰暗、枯黄,这是“曾经的你”、曾经的许巍。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MxMTQ3MDk2.html

在这个九月的阴郁的下午
我想要离开这浮躁的城市
我决定去海边看一看落日
让秋日的海风使我清醒
我想到昨天风吹动的夜晚
坐在我身边我所有的朋友
岁月让我们已变得沉默
没有人再会谈论明天
有一些希望和理想
总在心里是最美的旋律
可如今这真实的生活
却演奏着那纷乱的节奏
就好像战争这对手是自己
至少我现在已决不会逃避
那理想的彼岸也许不存在
我依然会走在那旅途上
有一些希望和理想
总在心里是最美的旋律
可如今这真实的生活
却演奏着那纷乱的节奏
有一些希望和理想
总在心里是最美的旋律
到如今它再一次响起
又飘荡着在我心里

 

许巍歌词《九月》,选自许巍专辑《那一年》,歌词来自网络。

听李志《九月》

2013年8月31日

很震撼,这是我第一次听这首歌最直接的感受,从没听过如此悲壮的歌曲。只有与现实激烈抗争并且真正绝望的人才能写出唱出这样的歌。李志是一个勇敢的人。

最先听到的是《梵高先生》《和你在一起》,听到《九月》《来了》就彻底喜欢这个歌手的歌了。
《逼仔往事》里看到李志那些年的生活,这首歌应该是他的真实写照。

“生活”“命运”“游戏”,这个层次。否定了自己也否定了世界。
很喜欢成都小酒馆这个版本。他绝望的呐喊让我想到了另一位喜欢的歌手柯特科本绝望的呐喊。

你像我见过的那个少年
背着青春走在九月的街头
一阵风吹乱了你的头发
突然天气变得如此哀怨
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他举着新鲜的花圈在路口
等待人们给他穿越的信号
爱情输得转移了他的目光
他像个欢笑定格在中央
只不过是一场命运
只不过是一场命运
只不过是一场命运
只不过是一场命运

我想给你三万收买这婚姻
和那个陌生的女人虚度这时光
一个电话就打出了我的眼泪
往事涌上心头青春就散场
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视频: 李志《九月》MV

2013年8月31日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gyNzQzMzY=.html

咸凉4年前 上传(优酷):
感谢十月病和丫的精彩演出,感谢牛小野和丫的miniDV,感谢飞翔的尾巴和丫回龙观住处那个流浪猫聚集的小火车站,感谢lenolee和丫的双核cpu电脑..

这个十分钟的MV拍的很好,非常文艺青年,有点文艺片电影大师的范儿。北京第三极书局为背景的镜头以及其它镜头非常好。还有个网友剪辑的《雾中风景》的版本我也无比喜欢。

曾经说视金钱和女人为粪土的,现在牛逼不能这么吹了。

2013年8月31日

曾经说视金钱和女人为粪土的,现在牛逼不能这么吹了。
2013-8-31 17:30:12

由于无聊

2013年8月31日

一切都是由于无聊。
2013-8-31 16:56:53

店长简介

2013年8月31日

jackrubbish,垃圾商。
我还是想开书店啊!!
但是卖书能挣到钱吗,我又在问自己。
我想把卖书做到极致。因为我实在想不到中文能靠网站买什么。
如您所知,我已经穷的只剩鸡巴了。
一旦卖,那就必须走到底了,分销还是直接进货?货源渠道很重要。
2013-8-31 16:5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