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13年2月

风将带走我(一天一装逼系列)

2013年2月26日

在人生这场戏中,我只想做个打酱油的。无聊繁琐丑恶虚伪的现实我不想介入,作为一个长着躯体的社会动物,偶尔出来跑跑龙套是不得已。作为这个荒谬世界里的孤儿,我不会再为这些破事伤心的。
明知传统的思维很荒唐,为什么要亦步亦趋?这不是妥不妥协的问题,是可不可笑的问题。人们总是把人生浪费在表面,而我会一意孤行到底。我这种人不会随波逐流的。我最想是做的是一个局外人,一个永远的异乡者。

李逼怨妇般唱道:“时常去假设另一种生活”,我也何尝不想,人人都想过。那 » 阅读更多: 风将带走我(一天一装逼系列)

那年夏天,连云港的海

2013年2月26日

今晚写了这篇短文是因为重新看到了那年夏天拍的一张胶卷,里面有几张稍显稚嫩的黑脸和一张稍显稚嫩的美女脸。
虽然家在沿海城市,但,
我们对大海非常向往,把海边想象成天堂,终于在那个暑假结伴骑车三个小时来到海边,还不够——那个暑假一共去了三趟。
而 且那时的我刚刚喜欢上摄影,去海边是我摆弄小相机的好机会。一到 » 阅读更多: 那年夏天,连云港的海

开通了新浪微博

2013年2月26日

我注册了一个微博,以后在这里写一些简短的随记。我一直把微博当成微型博客理解,估计不对,但这样使用它也未尝不可。写微博跟发短信似的,随心随地,一句话也行,想到一点就写一点。
据说微博是由国外引进的,这东西好像发明出好几年了,我对这种新鲜玩意不甚了了,也当然,我早就落伍了,多少年不上网不看报。可是我发现我对待新鲜玩意先进事物有点排斥,这就有问题了,这说明了我的老年人心态。
还据说国内新浪最先引进微博,作为国内最大的门户网站,新浪确实一直引领 » 阅读更多: 开通了新浪微博

新编个人履历

2013年2月26日

1988 出生,三重门
1988——1995,看上去很美
1995——2001,小学,像少年啦飞驰
2001——2003,初中,晃晃悠悠
2003,初三,16岁,我曾深深爱过谁
2004,高一 ,17岁,麦田里的守望者
2005,高二,18岁,动物凶猛
2006,高三,19岁,局外人
2007 大一,20岁,草样年华Ⅰ
2008 大二,21岁,草样年华Ⅱ
2009上半年,大三,22岁,草样年华Ⅲ
2009下半年,22岁,黄牛,活不明白
2010,23岁,看大门的,我不是人渣!
2011,24岁,苦力工,无处可逃
2012,25岁,流浪汉在中国,怀念声名狼藉的日子
2013——2088,26岁——100岁,流浪汉在地球,荒凉天使

说明:应该说是模仿韩寒新版《三重门》扉页上的介绍。很好玩,也很有用,因为我同时梳理了一下自己的二十几年黄汤一样的生活。
最后一列都是书名,鄙人读书不多,常感觉找不到恰当的书来形容当时的状态。引用的大多是80后作家的作品。等我书读的多了一定会再来一版。

火车日记

2013年2月26日

最近把过去的日记本输入电脑,敲打着键盘,过去的生活呼啦一下呈现在眼前,曾经的感受再一次萦绕在心头。
坐火车最无聊所以写日记。每回等连云港的车都要等半天。2010年深秋那一会最惨,足足等了12小时。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坐火车回家。
做那种普通列车要么很冷要么很热,而且昼夜不分,生活颠倒,简直是受罪。从南京到连云港时间很长,也不便宜,所以能坐汽车我总是坐汽车的。
不过坐火车很有感觉,尤其是那种很破很拥挤的火车。拥挤成了人生,嘈杂成了生活。活着就是一种感觉,活就图个感受。等我离开南京去北京发展一定会经常坐火车的。
以下是火车上的一些记录,我把这些观察和经历集中到一篇里面。

 

2008年冬天   南京到连云港

第一次坐火车在是大一的寒假。大卞帮我买好火车票,跟他约好一起回老家。我忘了是谁手机停机了,只能盲目的去找他。然而凑巧在南林校园内的一个桥上遇见了他。他要去考高数。我在南林图书馆坐了半天。
然后他连考两天试,我在南林住了两天。最后的晚上一 » 阅读更多: 火车日记

自画像(歪诗一首)

2013年2月26日


一头乱草 两眼发黑
三腿无力 四年颓靡

二巴呀二巴
看看你在阴沟里的倒影

五脏烂腐 六神无主
七上八下 八患交加 » 阅读更多: 自画像(歪诗一首)

马戏

2013年2月26日

下午放学,我骑车回家,骑到巨龙街十字路口时,忽地听到锣鼓声。我寻声望去,看到有些人围在那儿看什么东西。我过去看个究竟,有两辆大汽车。一辆车前面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有各种电器设备,桌旁是大音响和几个大箱子。桌前铺着红地毯,一个人用喇叭喊着:“南来的,北往的,北京的,澳门的,注意了啊……今晚不搭棚,不卖票……少林寺绝学……有六七十斤的大蛇,有六岁的孩子跑马……”
吃过晚饭,我赶紧跑去看,这时已经围了里三层 » 阅读更多: 马戏

请叫我变态

2013年2月26日

难道我是在无休无止的表演自损?抑或只为了充实列位的娱乐生活?还是为了标榜螃蟹般的朋克姿态?或者只因为我G点低?或者把大逆不道当成一种乐趣?不想解释。解释也只是徒劳。
这是一种怎样的心理?这是值得心理学家研究的。
老衲当年也是一名什么的小清新,也不是没当过三好学生,也不是没当过学习标兵,也不是没当过班长,也不是没当过学生代表,也不是没当过少先队员。
那时的我还很古典很世界名著很百家讲坛,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图个什么呢?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吃喝拉撒日。
文章惊恐成。这没什么,被玩烂了的把戏而已,网上一大把一大把。我也不是在学谁。出来混的,要小心再小心,低调再低调,知不知道张怀旧先生是怎么住院的?可是不幸地发现,当我去掉夸张的修辞之后我就没风格了。
作为一名高僧,我表示我也有性饥渴。作为一名流浪汉,我不是我也要吃饭。都认为我不纯洁,但我对苏菲玛索发誓,老僧只嫖过一次娼。
这些所谓的前卫文字、后现代文学、先锋艺术只是小儿科。而真正的表达尚未开始。

别管我,我只是个和尚

2013年2月26日

不知从何时起,寡人就成了一个社会的多余人,洒家持有健康证,为什么总是把老夫当怪胎看待?微臣只是做了理所当然的事情,怎么会认为卑职狂热和极端?为毛觉得小僧奇怪,为嘛判定奴家异常?然而化哥唱道:仿佛毫不在意用你的方式固执的存在,所以朕就别再尴尬了吧,正确的就坚持下去,没有比这更简单的道理。而且我不是演员,我不是活给别人看的。
其实和尚我一直就很懒散,吃斋诵经,搓脚丫看电影,云卷云舒花开花落的,生活好不惬意。别对生活有什 » 阅读更多: 别管我,我只是个和尚

我的网络经历

2013年2月26日

2008年夏触网并且注册了一个新浪博客
2010年秋去黄石出差,闲空不少,重新开始写作
2010年冬买了一个诺基亚N81,开始用手机疯狂刷微博
2011年夏偶然进入一个外贸公司
2011年冬购买几个域名并搭建了jrubbish.com这个个人博客
2012年春解析去年的域名并且搭建了两三个英文独立博客,想作为工作使用,主要靠转载。比如johnlennonclub.com、hothollywoodactres.com、dicaprioclub.com
2012年夏搬到紫金山山脚下并且装了宽带,把博客分为life.jrubbish.com和english.jrubbish.com,并开始大量更新
2012年秋把之前的几个垃圾博客废成微博,改用jackrubbish.com/blog,并且准备搞摇滚歌词网站punkdie.com和世界名著和书店结合的网站leduledu.com
2012年冬又注册了一批域名,包括特色的英文独立博客大全blogdmoz.com以及bllist.com、连云港地方论坛 chushougui.info(出兽鬼)、图片分享和评论社区oocaca.com、文学网站一笔雕凿网1bdz.com、wp主题分享网站 wpwp.info、看看世界摄影网kk4j.com、撸乐网lulelule.com、AV世界av4k.com,准备打造品牌网站并且决定不再产生新 的想法。目前的这些站点都只是资源站,等待升级。
一切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