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12年8月

芝麻糊真香

2012年8月31日

芝麻糊真香,让我联想到妹子的芬芳。啊~~~~~香!

2012-8-31 00:15

鸡圈门

2012年8月30日

光运动不节食也不行,我好像在继续长胖。之前我一直纳闷我怎么吃都长不了肉,别人告诉我你还没到年龄。现在有点信了。

今早翻出了一条去年穿的牛仔裤,发现大腿崩的很紧,而且裤裆拉链都拉不上了。然而我其它裤子都泡在水盆里,只能敞着裤裆拉链去上班了。

2012-8-30 23:06

水饺

2012年8月29日

今晚吃的是水饺,5毛钱一个我吃了40个。

2012-8-29 20:37

与所有学子共勉

2012年8月28日

少壮不日逼,老大徒伤悲!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日逼迟。

2012-8-28 08:00

醋洗裤衩

2012年8月28日

衣服用醋洗,给洗烂了。谁告诉我的破方法,害死我了。两百块钱的衣服啊!我两百块钱的衣服就这一件啊!

2012-8-28 23:53

记忆中的李梅同学

2012年8月21日

献给我爱过的女同学们

多年之后,奶牛场工人吴守富依然不能忘记他的高中恋人李梅,即使双手挤捏牛奶子的时候也止不住潸然泪下。
过去的一幕幕,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刻,她的声音她的笑脸,她的每一句话,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吴守富回忆千百遍也还是回忆。吴守富很清楚,再也不能看到她一眼。
你不知道,吴守富一次次地回忆这些快乐或悲伤的一点一滴,那一幕幕好像刀刻在他的记忆里,就连所有的快乐都成了悲伤。

吴守富记忆里的高中总是夏天,短裙们和热裤们让校园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吴守富内心火燎火燎的。

李梅当时坐在吴守富的前面,穿的是要么是牛仔裤要么是裙子,尽管穿的较长,吴守富的手在两年之后还是伸了进去。

吴守富和李梅是慢慢熟悉起来的。值日表是按照座位来排,所以吴守富 » 阅读更多: 记忆中的李梅同学

一节政治课

2012年8月20日

“由于课时紧张,这节课就不提问了”,这句话不是政治老师说的,这句话出自陈薇那张可爱的小嘴,我一直想亲亲她的小嘴,小脸也行,然而始终没有得逞。
政治老师摊开教案,在黑板上写下“第八课 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这样的一行大字,政治老师写个标题花了大概五分钟,你要知道,我们政治老师字迹奇丑但又很在意书法问题。
他转身告诉大家:“由于课时紧张,这节课就不提问了”,只见全班同学的表情一下子舒缓了下来,好比撒尿之后的渐渐舒缓。我当场就想把陈薇拉出去亲一顿。我一直暗恋陈薇这个不要好的女同学,她的性格像化学元素中的“钠”一样活泼。
政治老师清了清喉咙,开讲了:上节课我们说道弘扬中华民族精神,这节课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是反映先进生产力发展规律及其成果的文化,是源于人民大众实践又为人民大众服务的文化——
惭愧的是,政治老师姓什么我还不知道,也可能是知道了又忘了,然而政治老师不像历史老师生物老师那么在意这个问题,但为了把这篇课堂笔记写的简洁一点,姑且就他郑老师吧。
郑老师讲课又臭又长,实在是催眠大师,每次经过课前紧张的提问状态我们就进入了睡眠或者梦游状态。最不能原谅的是还经常拖堂,是我们最讨厌的老师之一。
“是继承人类优秀精神成果的文化,具有科学性、时代性和民族性。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吸引力和感召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的必然要求”郑老师继续照本宣科。
此时是浓烈夏季,窗外几个家伙在打篮球,窗户玻璃上竟然有两只苍蝇在交配,还不老老实实交配,还他妈一边交配一边飞舞,我看着这两只欢快的苍蝇,觉得该写写信了。
是写给初中的同学,满纸都是人生的怅惘和爱情的迷惑,总体来说写的都是悲伤的事情。常见的高中生小情小调,然而你知道,我对待感情一直是非常挚真的。

我的信通常是这么开头的:
我的信通常是这么结尾的:呜呼!言有穷而情不可终,汝其知也邪!其不知也邪!呜呼哀哉!尚飨。

然而今天的信不是这样的(待续)

2012-8-20 南京樱驼村

回到鸡巴初次起飞的夜晚

2012年8月15日

在她20岁生日那天,我告别了我20年的处男生涯。

此前大约一个月,我拨通了高考成绩查询热线,别说本科,就连三专的分数线都没达到。抄完这组数字我就把纸条甩给了我爸——我早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20岁贞操的破碎和高考之后的凄凉先按下不表,我们先从18岁初次的泪水讲起。

18岁那年,我爱上了她。在我爱上她之前,我先认识了她。我们的相识没有特别之处。

是这样的,高二分班,我选的是生物物理班(简称生理班)。和高一一样,我一直埋头学习,考个重点大学是我唯一的想法,我坚信我的高考能和中考一样成功。

她后来说,她选择这种理科组合是因为理科学的不好但家长要求必须选理科,我们知道,生物是偏文的。生理班全年级只有两个。

直到她调到我前排才注意到班上有一位如此漂亮的女同学,注意到她青春发育的身体,和世界名著里的一见钟情不一样,我逐渐逐渐才爱上了她,可能是我后知后觉,也可能是由于她很低调。

但是,她调到我前排靠左的座位之后,我就再也无心学习了,因为我发现了一个比课本里的知识更加广阔的世界,那就是——异性。

雪白的脖子真的像白雪一样,她有时无聊会抚弄着马尾辫,我无法自拔,每天偷看她数十小时。由于长期偷看她,我已经有点斜视啦!

还有那两排整齐的洁白的牙齿,当我她的时候她总会嫣然一笑。更别提那恰到好处的身躯——天热的时候她会解开外衣,粉红色的薄毛衣印衬着她微妙的曲线。当然,最主要是她美丽绝伦的脸庞,那真是任何一个女明星都比不上的。

如此清秀,如此可爱,没有丝毫矫揉造作,从来不化妆,从来不穿花哨的衣服,我喜欢她。更确切地说——我强烈地爱她。

18岁那年,我初次体会了暗恋的滋味。

伴随着心跳的加速是成绩的慢慢下滑,各学科老师分别找我谈话,班主任更是多次疑惑不解语重心长。
甚至有一天,我走下教学楼准备吃饭的时候,有人叫了我的名字——竟然是爸,由于我的成绩和各方面状况,爸被老师叫来了。
天眼看看就黑了,校园里路灯一下子全亮起来了,我们走着,爸说了很多,但他非常相信我能和以前一样度过现在的难关。我住校,自从上了高中之后就没怎么跟家里联系。

后来有一节生物课,讲到男女生理构造以及生育原理,同学们一节课都在窃窃私语,我激动不安,当夜我就失眠了。
第二天就向班主任提出调位置,因为我再整天看到她就会神志不清的。班主任对我已经不抱希望,当即就把我调到了最后一排。

18岁那年,我初次体会了神魂颠倒的滋味。

现在离她远远的,但还是不行,我无法控制对她的渴望。
我觉得不能这样下去,无论如何,都要表白。我选择了用书信来表达内心的渴望。
于是铺开信纸,这样写道:

我每一节课都在爱你,我的每一个细胞的每一个瞬间都在深深的静静的爱你,想你的时候才能睡着,但想多了又睡不着……

面对我的激情表白,她只是简单但客气地告诉我,现在重要的是学习,不考虑这种事情。

18岁那年,我初次体会了失恋的滋味。

日子一天天的过,我也一天天的上课晚自习回宿舍。直到她转学我也还是没有重新振作,看不到她的日子更加漫长。我像是丢了魂,她的脸庞在我眼前忽明忽暗。
为了激励我们,黑板上方挂上了这样的横幅——下半年你会坐在哪?然而我心如死灰,丝毫不为所动。

18岁那年,我初次体会了绝望的滋味。

然后是高三,然后是期中考期末考,然后是一模,然后是二模,最后是高考,最后的最后是分数揭晓。我早就麻木了。

让我死灰复燃的是她打来的电话,多么熟悉和温暖的声音,她跟我聊了好多,并通知我参加她的20岁生日。正如李志老师唱的——一个电话打出了我的眼泪。我记得她的声音依然是那么甜美,听到她声音我激动不已,我的心再一次的醉了。她的声音我回味了很久很久……

她20岁生日,我去了。我知道,这算是看她最后一眼。
她像个公主,不是像,真的是公主。我被她的美貌和气质惊呆了,只感觉全身发软。
她看到我,热情地打招呼。
20岁是多么好的年龄,处和非处的边界,她20岁,青春这朵刚开始绽放,红红的脸好像花一样。
看到她甜蜜的笑容我就融化了,你可知道什么是心在融化,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
我想这一天是她最闪亮的一天,而且我知道他已经收到了一所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她笑吟吟地接待每一位同学,现在是已经长大的公主,比起两年前,她干练了不少,但还是原来的那个她。
不同的是,她身边多了一个傻逼,这个傻逼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讲就是高帅富。高帅富一脸轻佻,但他们看起来是亲密的关系。
最后,高帅富牵着她的手,开着奔驰呼啦而去。

我独自在新浦区大街上游走,失魂落魄了整整一个下午,夜幕渐渐降临在这个俗气的小城,我知道我该做点什么了。
华灯初上,霓虹闪烁,东边有个街叫妓院一条街。
我朝着一家妓院走去,我想我应该洗心革面了,是时候断绝过去的生活了,但应该有个告别的仪式。我需要用妓女的阴道来洗清过去的堕落。
我朝着一家妓院走去,就像《魂断蓝桥》的最后,费雯·丽朝着疾驰的卡车走去。
我朝着一家妓院走去,而女同学们正走向金光闪闪的大学校门,走向她们光明的前程,同时也会纷纷走向炮场,她们将叉开大腿迎接灿烂的未来。
五颜六色的避孕套在贝多芬的《欢乐颂》之中漫天飞舞……

 

2012-8-15 22:50 南京樱驼村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2012年8月14日

夜深了,我在吃牛总请我吃的晚饭剩下来的那个鸭蛋。
从玄武湖到深夜的紫金山到今晚的月牙湖,没有下一次了,因为我下星期就要离开南京了。
哈哈,开玩笑。
失恋后我有几个变化,现在喜欢看宋词了。心里始终是那句词,杨柳岸,晓风残月。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鸭蛋为什么这样好吃?我为什么还是对这个小清新念念不忘?
秋天是失恋的季节,我站在窗口撒了一泡尿,树叶被夜风吹的沙沙响。
花谢花飞飞满天,屌丝心碎有谁怜?唉,柔情似水地睡了。
心里的话太多太多,一直没找到书写的方式。如果每一刻的感受都写,那我一定是终极的话痨。
2012-8-31 0:23:02 樱驼村

罗永浩,方舟子,韩寒

2012年8月13日

方舟子我不了解,只关注过他和伪科学斗争的很多事迹,当时很崇拜他。在无常识无科学的中国,中医、中国武术等等问题也是我曾经疑惑过的,方舟子帮我理清了思路,所以我也感激方舟子。老罗虽然是我的偶像,但我对他不能完全肯定,在语录中国上发现老罗的段子,然后天天看老罗的博客。因为老罗,我第一次接触到理想主义这个词。老罗帮我理清了关于社会关于国家的很多问题。走出学校之后,我和你一样,只在微博上零星地看到他们的动态,所以他们的大战我暂时不能做评价。

可能是和我接触的圈子有关,我看到的全是否定方舟子的,但否定的不够科学。方舟子做过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我一开始觉得他们的争斗是无意义的,现在不清楚。 首先方舟子自己的假就不打,如果方舟子真是那种只有有假就揭露的一根筋,那我觉得没什么错。

还有韩寒,说实话,过年期间看到他回应的几篇文章,偶像韩寒在我心中的地位倒下了。罗永浩也说了,韩寒回击的头几篇文章写的不好看。 即使光辉如罗永浩韩寒也做不到完全坦诚。

不管私仇还是公恨,他们的争斗给我的思考是:真相重要还是社会积极作用重要?可惜我没那么多精力关注,我以后要多学习技术,我要发外链。

在我困惑的中学,三个人给了我启蒙:余jie让我知道正直,王小波教让我知道乐趣,周国平让我思考意义。然后大专时期的老师是李志和罗永浩liuxiaobo慕容雪村aww等等。他们都是我非常感激的人。

 

注:写于方舟子“质疑”韩寒以及罗方微博互喷“事件”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