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9日日记

打扫好房间收拾好行装就开始出发了。
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才到火车站,外面下着冰冷的小雨,人脉拖着行李箱赶路匆匆。
先上个厕所再去排队,竟然不卖学生票,寒假才有。身上现金不够,去ATM取了钱。重新排队,终于买到了票,连云港的车每次都是1点左右的,这回更狠——凌晨2点半。也就是说我要等10个小时,天哪!
但我还是决定进去慢慢等,带的4本书全翻了一遍,手机MP4的电池也用完了,带的东西全吃了,厕所也蹲了好几趟,可才他妈的打发一半时间。无比无聊。
候车室竟然不开空调, 外面的冷风一阵阵的吹进来,我不停的咳嗽。我把书包背在胸前,在大厅里走来走去。看到不少人蹲着吃大碗面,我就过去问问,东西都比外面贵一倍,我没买。
上次和我聊了很长时间的卖报纸的老乡不见了。
在杂货店旁的台阶上坐下,因为那里没有冷风。为了打发时间,我找人聊天,一位年轻人和我同车同厢,而且座位相邻,我16号,他15号。
最后3个小时过的很快,因为有希望了。
火车居然晚点,又多等了一个小时。最后管理人员终于说可以进站了,进了月台后又过了几分钟,火车才姗姗而来。
令我失望的是火车里竟然也没有空调,我没穿多少衣服,这可倒霉了。
我的位置被一位姑娘占了。上车坐定,有点饿了。我看完报纸放在一边,“15号”问我要报纸看,他把羽绒服挂在架子上。
有人喊怎么不开空调。15号哼了一声开始睡觉。
我不觉得困,看了一会儿书,睡意渐渐来临,我取下了眼镜。坐着睡不习惯,就趴着睡或者把脸贴在书上睡。
睡的迷迷糊糊,每当冻的半醒时就搓搓大腿,拉拉半截手套。两腿冰凉两手冰凉。一直把脸贴着书上睡,脑袋都睡偏了。
当我完全冻醒的时候发现15号已经不在了,对面的中年男子在看我的书,那本枯燥的电影理论著作我都一点看不下去。怎么每次睡着都有人看我的书?旁边的一男一女在嗑瓜子。
我问对面现在几点了,真没想到才7点半,我以为我睡了很长时间。
到最后几站时乘客越来越少了,我躺在座位上,又把那4本书翻了一遍,火车稍有点颠,颠的我无比舒服。
底站下车,买点东西吃吃。直接回家。

2011-04-17后记:
坐火车最无聊所以写日记。每回等连云港的车都要等半天,这回最惨,足足等了12小时。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坐火车回家。
做那种普通列车要么很冷要么很热,而且昼夜不分,生活颠倒,简直是受罪。从南京到连云港时间很长,也不便宜,所以能坐汽车我总是坐汽车的。
打字输入电脑相当于重新看一遍,无限感慨。不过坐火车很有感觉,尤其是那种很破很拥挤的火车。拥挤成了人生,嘈杂成了生活。活着就是一种感觉,活就图个感受。等我离开南京去北京发展一定会经常坐火车的。

买了个笔记本

中午李通知我去湖北咸宁出差,所有的出差都是突然的,我才刚从溧阳回来几天。
上个周日我去珠江路的华海大厦看了看,喜欢的thinkpad太贵了,还有就是华硕13寸超薄的,3600元,我对比几张电脑销售的名片的时候, 一个小伙子叫我跟他去4楼看看,他给出的那款华硕的价格比其他家低了不少,又向我推荐一款getaway,我对电脑一窍不通,品牌也没听说几个,我心想getaway不是滚蛋的意思吗?!(是滚蛋的意思吗,我 继续阅读“买了个笔记本”

向老歪学习,我也要给老家寄点东西

老歪(其实应该是小歪)去安徽出差,正好他的家乡就是安徽,他忘了买点东西带回家,叫我帮他寄两袋盐水鸭,而且上面一定要注明是南京特产。
我先去圆通快递,两天就能到安徽,什么都谈好了,可最后才知道人家不到临泉县。只好去邮局,在我从南图去华海大厦的路上正好碰到了一家,两只鸭有三斤重,邮费也不贵,15元,可是一个破箱子要 继续阅读“向老歪学习,我也要给老家寄点东西”

2010年10月日记

10.7
今天是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最发愁的是钱的问题.写作是不可能的,那我怎么赚钱?
纳斯达克 好心是  什么的   只关心自己的利益    赋闲的焦虑     通用 下面的工人 上面的资本家
这点钱自己都养不活,别提建立自己的家庭,况且我还有很大的弱点。
有必要认真算一下钱, 一个月省一千还说的过去。
很可能180元带人的钱忘记拿了,也不认账了,苏果券也没了,每次我去要,领导总是说你就知道要钱,迟了又忘了,算不清了,操!
缺人的时候领导就好的像我亲戚似的,不管刮风下雨,天打雷劈我都去,哪怕一张单子也签不到。不缺人就干脆理都不理。
从大二暑假开始做的兼职,现在终于告别了,带着委屈和不快离开了。
我想开淘宝,先挂着,等信誉越来越高。
现在的目标是到新浦开摄影店或做翻译或开书店,我知道是要长期打工做准备的。
最想的是去流浪,可我根本没那胆量,也没那生存能力。
对找对象的事根本没想过,对美女很有兴趣,对搞没兴趣,更是找不到。

9.23
下午做兼职
9。24
下午做兼职。
由于中秋节放假湖北日记到此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