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10年6月

食物中毒

2010年6月26日

晚上看电视时觉得肚子疼,于是回到自己的房间在床上趴一趴、躺一躺,但愿疼一会就能过去。我心想,千万别是食物中毒啊!
可是天不遂人意,肚子越来越痛了,实在无法入睡。那种胃胀胃酸实在难以忍受,我又去了趟厕所,这次刚回屋忽然感到一阵恶心,然后控制不住翻江倒海地大吐特吐起来……
走出厕所没几步,又吐了起来,狂吐不止,晚饭午 » 阅读更多: 食物中毒

2010年6月2-5日日记

2010年6月24日

6.2
这份工作干不下去了,渐渐接触到市场的内幕,争权斗势无比肮脏,下一步该怎么做,我很发愁。

6.3
晚上上网。网速奇慢无比,我竟然在网吧里睡着了。

6.5
第二次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想不到离万达广场这么近,就在最西边的8号门。
可说的太多,想说的也太多,可一下笔就感觉很生涩。
找地方找不到,胡说她路痴,我说我也路傻。
纪念馆内能听到各地方言。
我经不住晒,容易黑。
人手不够,员工助阵。王终于成功带到访一位,说抱一个。他今天让我笑了n次,他单子只签了三张,还他妈掉了一张。
可是只有一个小时时间,一半用于来回走路,纪念馆门口矿泉水两元,干这工作不如过来卖水!我们尾随着女导游(没见过男导游)走路一阵子。
签单。算了一下,我十秒问一个人,南京十几万市民见过我。

夜里狗日的老鼠嘎吱作响,不知在咬我的什么东西。我说怎么回事呢,迷糊中听到这种声音,却不知怎么下床,分不清东西南北。

6.6
坐82路到江东门,第一次坐这路车,路上看到了未曾见过的南京。
实在没人去,我就去了,谁叫我是老实人呢!
想再去一次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但要还带新兼职,没办法。做了一会,万达管理人员不让做了,哈哈,老天爷的意思是叫我们去玩吧,于是,我、胡、王三人就去了。
应该最后一次去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了,因为这份工作我不会干长的!
江东门位于南京最西边。
悲伤,一直不被任何人重视。我这种心境最他妈适合创作,但还是灵感枯竭。长的丑就更不受人喜欢了,忧郁郁闷闷骚骚动。
困的真早,22点就呵欠连天了,时间紧迫,抓紧表达!

6.9
主管安排我去中华中学发单,我一百个不愿意但没办法。雨淅淅沥沥的。
十点多到窦村,走到半路像撒尿,前后没人,又没一家是亮着灯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夜色迷人,芦苇飘飘,只有青蛙知道。凉风习习,好不惬意。不过经常乱撒尿会不会遭报应

,让我成为性无能?
洗完脚准备去倒水,发现脚疼的厉害,不能走了,低头看到脚上的泡大大小小的,圆鼓鼓的,前半脚快烂了。可能是脚气的原因,该去买点药膏了。
看“老罗的奋斗”到十二点半,关掉灯,躺床上看照片书挺爽。才看了一半,明晚继续。
到中华中学发传单,雨一直下着。我一把年纪了,还和大学初年纪的混在一起做兼职,想想就丢人。

6.10
又做了一个梦,怎么这几天天天做梦。我在盐场家里玩的时候,一帮人进来找我,其中有我哥,有初中的某位女同学,他们拿着摄影机,说是在拍电影,要到我家拍点什么,我看

了一下他们的小本子,不屑一顾地还给他们说,乌鸦什么什么(我忘了)全都是套路。他们听了生气,不理我,走了。过一会听到有人喊我,我出去看看,走到拐角处,才听清是

叫我不要出门,我赶紧往回跑,刚锁上大门,就有一个丧尸跑了过来,我赶紧找武器,打量着铁锨铁棍锄头等玩意,选了一件,和丧尸大战起来,打的动作是非常丰富的,打倒了N

个,我打算出门,找个地方躲起来,我把书包里(在南京刚买的那个)装满石头,左手拿铁棍右手拿小锄头,正准备找个绳子把两件武器扣在背上,像《生化危机》里的女主角。

这时我醒了,我意识到我在做一个丧尸梦。看一下手机竟然九点半了,又打破了纪录,难道我做了两个多小时的梦?如果继续做下去,我应该在大街上狂奔,可能会碰到同学们,

那样可能要做五个小时,不过不存在这么长的梦。梦里和电影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丧尸会爬围墙还会用石子砸人。真是丧尸片看多了,不过有的梦你想做都做不到。现在就把手机

闹铃调成三次。
中午领导发短信问我上班不,我说害脚气,疼。领导叫我穿透气的袜子,又问我穿多大码的,嘘寒问暖,无微不至。最后说王下午带了7个,其中6个是6点后带的。7个就是70元啊

,我动心了,当场出发,穿了一双过年穿的很厚的棉袜,不过舒服。
鞋子上面一股臭水沟的味道,今晚说什么也要把它们给刷了。放一首深情的《You and I》,劲就来了,脚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夏天的夜晚真是清爽,这正是一天中最舒服的

空气。民工在屋里围成一圈打扑克,门口堆放着准备喂猪的大白菜,十分芳香,好久没吃大白菜了,还记得去年暑假用白菜炸汤下方便面吃。下起了细细的小雨,我把裤腿卷到膝

盖,脱了上衣,洗刷刷洗刷刷,刷了两双,房东把门灯观了,我心想,正好,老天爷叫我上床休息一下的,两双鞋也够穿了。于是四双鞋刷了四次,第一次实在没鞋穿了,把鞋塞

桶里泡着,过一些天鞋快腌成酱了,只好取出,再把鞋带洗好把鞋垫刷好。今天又刷了一半,下次再一半。

下吧下吧

2010年6月10日
黑云压城城欲催,估计要下了。这个夏天南京就没下过大雨,一直阳痿早泄、勃起障碍、举而不坚、坚而不久……
希望这次下场痛快的雨,下它个两天,然后周末在家睡觉。下雨睡觉是最有感觉的!
2011-6-10 13:24

梦到失窃

2010年6月8日

夜里被蚊子咬醒,开灯发现帐门大开,电脑也没关,原来我又靠在床头看电影看睡着了,一点钟了。早上做梦了,梦到我回家惊见电脑没了,问房东,房东说,小偷拿着刀她没办法。我的两个移动硬盘也没了,写的所有东西都存在电脑里,这可怎么办。我迷迷糊糊有点醒了,但一时分不清是梦是真。梦里伤心了好长时间,直到睁开眼发现电脑还在。然后又睡了,睡到七点多才起床,有梦的睡眠总是很长。梦是心灵的窗户?晨起把梦记录下来是一件既有趣又有意义的事。

(2010年6月8日日记)

2010年6月上半月日记

2010年6月5日

6.1
儿童节。有十年没过了,也失去感情了。想起小学一到六一就高兴坏了,发糖、看演出、做游戏,比过年还高兴。
印象中从没过过青年节。
唉,一个月又过去了,我都做了些什么?!今年过去一半了  我都做了些什么?!

6.2
这份工作干不下去了,渐渐接触到市场的内幕,争权斗势无比肮脏,下一步该怎么做,我很发愁。

6.3
晚上上网。网速奇慢无比,我竟然在网吧里睡着了。

6.4
要抽空找工作了。哥来了又走,近况都很困难。
我打算也回一次家。
雨一阵一阵地下,被子潮的不成样子了,要好好晒一晒。
还是不回家吧,来回的钱都够买一把吉他的了。
有了扫描仪就不用买书了。一天扫了五本书,下午再去借。在书柜间漫步,什么什么。很多爱书的人都藏书万册,这个数量是什么概念,一天买一本,要买二三十年。我没有那个钱财,而且书多也是累赘,不方便今后的流浪。大三发现扫描仪这个东东,喜死了。至今移动硬盘里已经有了数目可观的图片书。这样走到哪身上都带着一个图书馆,这感觉真是美死了。
到夫子庙,抬头看着高楼间黑压压的天空,心想:大雨将至。果不其然,上车一小会,雨就倒下来了。

哥发短信说太阳雨混不下去了,太苦了,而且上夜班对他的气管不大好。他打算来南京,一方面是来“投奔”我,一方面是想会会南.京那个练武的小子。好的,早点来吧,到时候和他一起找工作。先带他逛逛南京,花一张苏果券。白天上班,晚上他练武我练琴,两人有两人的好处。
休一天假事情还是没怎么处理。屋里还是乱糟糟的,该写的该誊抄的只做了一点点。
三个人打电话叫我明早提前一小时上班,我每次都很服从安排,没有我这么好说话的兼职,但这样一点点好处都没有。
夏天是大雨的时节,忽然就下起来大暴雨。
美女何时有,把酒问青天。唉……
没办法,不上班生活就无以为继了。

6.5
第二次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想不到离万达广场这么近,就在最西边的8号门。
可说的太多,想说的也太多,可一下笔就感觉很生涩。
找地方找不到,胡说她路痴,我说我也路傻。
纪念馆内能听到各地方言。
我经不住晒,容易黑。
人手不够,员工助阵。王终于成功带到访一位,说抱一个。他今天让我笑了n次,他单子只签了三张,还他妈掉了一张。
可是只有一个小时时间,一半用于来回走路,纪念馆门口矿泉水两元,干这工作不如过来卖水!我们尾随着女导游(没见过男导游)走路一阵子。
签单。算了一下,我十秒问一个人,南京十几万市民见过我。

夜里狗日的老鼠嘎吱作响,不知在咬我的什么东西。我说怎么回事呢,迷糊中听到这种声音,却不知怎么下床,分不清东西南北。

6.6
坐82路到江东门,第一次坐这路车,路上看到了未曾见过的南京。
实在没人去,我就去了,谁叫我是老实人呢!
想再去一次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但要还带新兼职,没办法。做了一会,万达管理人员不让做了,哈哈,老天爷的意思是叫我们去玩吧,于是,我、胡、王三人就去了。
应该最后一次去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了,因为这份工作我不会干长的!
江东门位于南京最西边。
悲伤,一直不被任何人重视。我这种心境最他妈适合创作,但还是灵感枯竭。长的丑就更不受人喜欢了,忧郁郁闷闷骚骚动。
困的真早,22点就呵欠连天了,时间紧迫,抓紧表达!

6.8
夜里被蚊子咬醒,开灯发现帐门大开,电脑也没关,原来我又靠在床头看电影看睡着了,一点钟了。早上做梦了,梦到我回家惊见电脑没了,问房东,房东说,那人拿着刀她没办法。我的两个移动硬盘也没了,写的所有东西都存在电脑里,这可怎么办。我迷迷糊糊有点醒了,但一时分不清是梦是真。梦里伤心了好长时间,直到睁开眼发现电脑还在。然后又睡了,睡到七点多才起床,有梦的睡眠总是很长。梦是心灵的窗户?晨起把梦记录下来是一件既有趣又有意义的事。

6.9
主管安排我去中华中学发单,我一百个不愿意但没办法。雨淅淅沥沥的。
十点多到窦村,走到半路像撒尿,前后没人,又没一家是亮着灯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夜色迷人,芦苇飘飘,只有青蛙知道。凉风习习,好不惬意。不过经常乱撒尿会不会遭报应,让我成为性无能?
洗完脚准备去倒水,发现脚疼的厉害,不能走了,低头看到脚上的泡大大小小的,圆鼓鼓的,前半脚快烂了。可能是脚气的原因,该去买点药膏了。
看“老罗的奋斗”到十二点半,关掉灯,躺床上看照片书挺爽。才看了一半,明晚继续。
到中华中学发传单,雨一直下着。我一把年纪了,还和大学初年纪的混在一起做兼职,想想就丢人。

6.10
又做了一个梦,怎么这几天天天做梦。我在盐场家里玩的时候,一帮人进来找我,其中有我哥,有初中的某位女同学,他们拿着摄影机,说是在拍电影,要到我家拍点什么,我看了一下他们的小本子,不屑一顾地还给他们说,乌鸦什么什么(我忘了)全都是套路。他们听了生气,不理我,走了。过一会听到有人喊我,我出去看看,走到拐角处,才听清是叫我不要出门,我赶紧往回跑,刚锁上大门,就有一个丧尸跑了过来,我赶紧找武器,打量着铁锨铁棍锄头等玩意,选了一件,和丧尸大战起来,打的大作是非常丰富的,打倒了N个,我打算出门,找个地方躲起来,我把书包里(在南京刚买的那个)装满石头,左手拿铁棍右手拿小锄头,正准备找个绳子把两件武器扣在背上,像《生化危机》里的女主角。这时我醒了,我意识到我在做一个丧尸梦。看一下手机竟然九点半了,又打破了纪录,难道我做了两个多小时的梦?如果继续做下去,我应该在大街上狂奔,可能会碰到同学们,那样可能要做五个小时,不过不存在这么长的梦。梦里和电影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丧尸会爬围墙还会用石子砸人。真是丧尸片看多了,不过有的梦你想做都做不到。现在就把手机闹铃调成三次。
中午领导发短信问我上班不,我说害脚气,疼。领导叫我穿透气的袜子,又问我穿多大码的,嘘寒问暖,无微不至。最后说王下午带了7个,其中6个是6点后带的。7个就是70元啊,我动心了,当场出发,穿了一双过年穿的很厚的棉袜,不过舒服。
鞋子上面一股臭水沟的味道,今晚说什么也要把它们给刷了。放一首深情的《You  and  I》,劲就来了,脚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夏天的夜晚真是清爽,这正是一天中最舒服的空气。民工在屋里围成一圈打扑克,门口堆放着准备喂猪的大白菜,十分芳香,好久没吃大白菜了,还记得去年暑假用白菜炸汤下方便面吃。下起了细细的小雨,我把裤腿卷到膝盖,脱了上衣,洗刷刷洗刷刷,刷了两双,房东把门灯观了,我心想,正好,老天爷叫我上床休息一下的,两双鞋也够穿了。于是四双鞋刷了四次,第一次实在没鞋穿了,把鞋塞桶里泡着,过一些天鞋快腌成酱了,只好取出,再把鞋带洗好把鞋垫刷好。今天又刷了一半,下次再一半。

我们的青春有李志

2010年6月5日

看到李志《梵高先生》的歌词是偶然,看《逼仔往事》也是偶然,两次偶然之后我就拼命搜索他的一切。也可以这么说,李志是在我焦躁绝望且发情的青春期如约般出现的。我不是傻逼追星族,但我要说我无比崇敬李逼逼先生。

为什么李志的拥戴者如此之众,圈外无人知晓,圈内火的都快糊了,为什么?是因为李志唱出了所有困惑着的当代青年的心声。很多朋友都说李志和我们一模 一样,确实,李 » 阅读更多: 我们的青春有李志

重新找工作

2010年6月4日

要抽空找工作了。哥来了又走,近况都很困难。
我也打算回一次老家。
雨一阵一阵地下,被子潮的不成样子了,要好好晒一晒。
还是不回家吧,来回的钱都够买一把吉他的了。
有了扫描仪就不用买书了。一天扫了五本书,下午再去借。在书柜间漫步,什么什么。很多爱书的人都藏书万册,这个数量是什么概念,一天买一本,要买二三十年。我没有那个钱财,而且书多也是累赘,不方便今后的流浪。大三发现扫描仪这个东东,喜死了。至今移动硬盘里已经有了数目可观的图片书。这样走到哪身上都带着一个图书馆,这感觉真是美死了。
到夫子庙,抬头看着高楼间黑压压的天空,心想:大雨将至。果不其然,上车一小会,雨就倒下来了。

哥发短信说太阳雨混不下去了,太苦了,而且上夜班对他的气管不大好。他打算来南京,一方面是来“投奔”我,一方面是想会会南.京那个练武的小子。好的,早点来吧,到时候和他一起找工作。先带他逛逛南京,花一张苏果券。白天上班,晚上他练武我练琴,两人有两人的好处。
休一天假事情还是没怎么处理。屋里还是乱糟糟的,该写的该誊抄的只做了一点点。
三个人打电话叫我明早提前一小时上班,我每次都很服从安排,没有我这么好说话的兼职,但这样一点点好处都没有。
夏天是大雨的时节,忽然就下起来大暴雨。
美女何时有,把酒问青天。唉……
没办法,不上班生活就无以为继了。
(2010年6月4日日记)

十年没过儿童节

2010年6月1日

儿童节。有十年没过了,也失去感情了。想起小学一到六一就高兴坏了,发糖、看演出、做游戏,比过年还高兴。
印象中从没过过青年节。
唉,一个月又过去了,我都做了些什么?!今年过去一半了,我都做了些什么?!
(2010年6月1日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