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10年2月

过年回家

2010年2月17日

在回老家的长途汽车上一直想着万青的歌词——如此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倾。我心里反复念着:不能再当工人了不能再当工人了……

整天在外安装GPS真的是很疲惫,这大半年基本是在车上度过的,要么坐车赶路,要么就坐在各种车里安装车载设备。一周前从淮北赶到泰州,前天从泰州赶回南京,昨天晚上公司举办了春节晚会,一直玩到十点钟,今天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今天是三十晚。

恍惚记得昨夜,最期待的抽奖活动我连个屁都没抽到;晚会之中,陶有兵走到一位妹子前连说我爱你,隔壁桌众流氓高谈阔论……我没喝酒,我拍了一些视频。最后把八百多奖金和剩下的工资塞在书包里,睡觉了。

早上醒来,连自己身上都没打理一下就回家了,脸也没洗牙也没刷,穿着穿了一个月的棉衣,脚臭的熏倒整个双拜巷。回家再彻底清洗一下吧,实在是累了, 而我也确实懒散了。但是回家肯定又要被某些人说——混的个鸟样,一脸寒酸。真正的朋友或者说好人,当你顺利的时候会为你而高兴,当你窘迫的时候也不会看不 起你。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怀着善意,很多人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阴暗心理。

关键是这副德性会让爸妈怎么想?就像中学好友大卞,他每次回家之前要狂吃猛喝几天,因为太瘦他妈会心疼。

坐在长途汽车上我也就睡了。

到家了。见到妈,她的第一句话是——不冷吗?老妈除了这句之外还可能会说“饿不饿”“累不累”“困不困”,这么多年回家也就这老四句。近两年又多了一句——对象找了没?呵呵。

然而有的人看到我就跟没看到一样,就好像我上顿在她家吃过这顿饭又来了。今天中午在小姨家吃饭,我妈在她家包饺子等我,小姨看到我的时候完全无动于衷,可以说是呆若木鸡——我用这个成语是因为她确实心狠,尤其是小姨夫,不折不扣的人渣。

钱是我现在最烦心的事情。一年到头才给家里这点钱,真是难以为情。到了年底回家,才知道我这一年算是虚掷了。我早已成年,但不能为家里分担还让家里为我承担,我知道父母的生活压力因我而起,如果我家庭稳定事业有成他们就不用愁了。

很多问题都是由钱产生,钱是矛盾的焦点。在家乡,为了钱,兄弟阋于墙,姐妹大打出手——这确实是很常见的。

就拿我自家来说,奶奶的存在只是退休工资和房产的象征,她的子女们都盯着并争抢,不择手段。菩萨心肠的奶奶也是苦命的一生。

在老家,我看到很多愚昧荒诞的景象,如同曹寇小说里描写的八卦洲。家里的事情我知道的很少,爸妈从来不想让我知道。但我每次回家都能感觉到很多,人 际关系是非常复杂的。做兼职时有个徐州的朋友,她说她的家就像巴金写的那个《家》,是的。一直想写篇《我的一家》,写我的祖辈我的父辈以及六分场赵庄的家 族史,但迟迟未动笔。每家这本难念的经是马克思恩格斯都解决不了的。

如果我发财了,肯定叫爸不要开车或者打工,那样也是很操劳的。如果我发财了,一定可以创造出有利我妈身体的条件。如果我发财了,一定会把奶奶接回家……然而我无能而且不孝。很多事情现在就可以去做。

和家里人争执最大的是找对象问题,结不结是一个问题,找不找到合适的也是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很俗的问题,但也是一个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妈十分着急,说明年加油找对象,确定一个。妈看到盐场的小屁孩们一个个的带对象回家很红眼。我笑哈哈地保证一回南京就开始行动,而且及时汇报。保证半年内完成任务。我这种瞒哄骗的态度是最好的面对方法。

妈说找不到媳妇父母脸上也无光,找到媳妇父母会扬眉吐气。而大姑更是将这个问题上升到家族荣誉的高度,我宣传我一辈子不结婚,她说你打光棍我们赵家祖上的脸都会被你丢尽。爸妈言辞恳恳,语重心长。亲戚们也是关心我才不停地尊尊教导。

我也讲了不少。我说如果我找媳妇的话,要求很简单,长相不要太差,然后人品要好,第三条是能理解我。只要满足这三点就行。但我知道我不需要婚姻这东西。

过年的饭桌上,我的找对象问题总是一大谈资,他们不知道敏感的我一直反感这个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想多说了。结婚这个问题关系到爱情观人生观,如果真要谈的话那就谈多了。

家乡的人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喝酒下棋打牌打麻将看电视,就这么几件。过年不过是将这几件娱乐活动扩大化,过年期间是一批批的麻友在一起鏖战几天几夜。不过一大家人围坐在在一起谈谈这一年的事情又恨温馨美满,我此时又喜欢农村的过年。
和家乡所有人一样,爸妈喜欢看电视,晚上也只有电视是娱乐。过年期间更是有很多他们想看的晚会节目。
一个台一个台都是春晚类节目,眼前耳边充满《和谐中国》之类的傻逼歌曲。但我也只能呆若木鸡地坐在电视旁。载歌载舞,欢天喜地,祖国一片大好的景象。似乎老百姓个个乐翻天了。回家就这点时间,我一定要好好陪陪父母的。
而且,像我这样以看闲书等等为娱乐活动的就不正常了,在家乡我总是尽量让自己显得中规中矩一些。

我开始想自己的事情,想想自己这一年。爸问过我,今年有什么收获呢?我一时答不上话。
记得晚会那天,维修部的张晨问我来通用电器的大半年有什么收获,我也是一时答不上话。
一年混到头确实玩了不少地方,山南海北,玩物丧志。
我这一年,工作难以发展,我认识到资本家的本质,我决心要突破这生活。
我这一年,除了泰州溧阳淮北湖北各地玩了一圈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可以一说的事情。

每到年终,我们总会发一些司空见惯的感慨并信誓旦旦地制定下一年的决心和计划。我也未能免俗。一年年万事都在变,不变的是这些感慨。
一年到头只是一声叹息。唉……
没有人关心你,没有人在乎你,但你一直做着你自己。
一年又一年,一岁又一岁,晃晃悠悠,几度春秋。

我们一家三口看着晚会。边看边谈家长里短,妈对爸说一年到头钱又没挣几个钱,叫爸赶紧出去打工。
我想起小时候,好像回到了过去,这样的时光一下子就过去十几年了,就像张玮玮唱的——“时光就变成了烟”。

看着看着我就困了。

 

草稿写于前年大年初二
2012-8-13 稍做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