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09年9月

买黄片需小心

2009年9月27日

购《小王子》10元,《迷失》五季加《尼古拉斯凯奇》专集共32元。在另一家购《史上20大名著影片《20大争议影片》《十大禁播》《标准日本语》《戛纳60年》,共计82元。我就知道我不能去书店和碟店。钱大把大把向外掏。这些够我看半年的了。
老板娘说,那种专门拿着成人电影吸引人的不要跟他们走,上次有一个小伙子被带到一个犄角旮旯,然后被勒索了两百块钱。原来买黄片也有危险。

09年9月27日

时间这么快

2009年9月26日

和朱通沈青在一起吃了午饭。朱将要开车回家,下午和其他人来过情人节,沈回家睡觉,晚上过来活动。
朱再送我一程,把我送到苏欣快客站,车还没停,黄牛就喊:“到哪的到哪的!”我们没理,去车站看看,票价90。
我决定还是去找黄牛,,谈好60元,黄牛说非常急。骑摩托车带我到加油站,过了约20分钟,车来了。黄牛说:“老板要70,。老板在这。”我讲不过黄牛,黄牛继续扯到:“你不要这张票就卖给别人,车马上就开了。”我无奈地付钱。
黄牛走了,我问旁边女的,原来票价50,黄牛收了我20.女的还告诉我,每天12点半到加油站等就行了。
车来人们都急着上车,我拎着两个包,最后一个进去。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下,这是我喜欢的经常坐的位置。
车颠不好写,我日!

时间这么快,不肯放慢一步。又回到南京了。

潇遥
09.9.26中午
写于连云港到南京的长途车上

09年9月17日日记

2009年9月17日

我上了摩托车,跟老妈说再见。
黄牛将我带到淮大东边的立交桥下,说车马上就到,开始等了一个小时车才来,到了南京才知道车不到在中央门,再次上黄牛的当了,黄牛的话千万不能信。
到一个名叫岔路口的岔路口下车(好搞笑的地名),和另外三人打面包车到中央门,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才到夫子庙。外面细雨蒙蒙,眼镜片上的雨珠使我更加迷蒙。车灯霓虹灯闪烁着,又倒映在雨水冲刷的马路上,使得这个城市五光十色,光彩陆离。
想到大概一个月后会离开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进入一种缓慢的农村生活,心里不禁怅然。
回到租房,原以为会有馊味,推开门却是那种新房子的味道。打开电脑,没电影看,就去网吧下载。雨不小,我却连伞都懒的打。买一瓶矿泉水吃药。

2009年9月12日日记

2009年9月12日

回家已经一个星期了,除了挂吊水之外,我吃睡睡吃,一天睡他妈的14个小时。
一字写不出,日复一日,梦想一天天的变远,心里的苦闷日胜一日。
还有一个月就要满22岁了,唉——回到南京又一时找不到厂里的工作,只能将就糊口。难道我真的腰回家吗,在这个穷乡僻壤谋求发展?形势很严峻啊!

当梦成为泡影

2009年9月12日

追梦追了四年多了,到今天居然他们的第一步还没迈出。刚坐做梦时很自信,心想高中大学几年时间全花在文学上,然后一个月挣个几千块钱肯定是轻而易举的事。
想不到努力了几年依然颗粒无收,连他妈一篇稿子也没写出来。写日记都跟便秘似的。梦想何时才能照进现实?!
父母总是对我说:“你看那些闲书写这些东西有什么用?!”现在我没有任何理由反驳了,确实没有一点用处。
长年累月的失败让我心灰意冷,打不起一点精神。不是说精神活动是一种纯粹的快乐吗,不是说只享受过程吗,为何愁苦如厮?!

(09.9.12晚于大哥家)

2009年9月7日日记

2009年9月7日

早上吃凉面,粘糕,中午吃的发胀,但吃完又紧接着吃了半个西瓜,下午还他妈吃了不少零食喝了不少饮料。大姨对我太好了,去一趟她家塞给我这么多好吃东西。
可是晚上肚子还胀鼓鼓的,睡前开始疼了,我把被子垫在肚子下面,希望今晚可以安然入睡,但疼了一个小时后,越来越不舒服,我知道最担心的事情马上要发生了,这都是第5次了,都是吃东西过猛引起的。
果不其然,我再一次去厕所的时候吐了起来,翻江倒海,你怎么也不会相信能吐那么多东西。之后又吐了几次泄了几次。
实在顶不住,我喊我把带我去医院,喊醒值班的医生,我又要吐了,仍吐仍泄,还吐还泄。挂吊水时实在不行,出门就吐了一大摊,厕所又太远,最后他妈的在凌晨时分在大路边边挂边吐边泄,实在是恶心吧。但这种经历是痛不欲生的,连在我妈子宫里吃的东西都全吐了出来。
挂完肚子还疼,我知道一直撑到天亮的时候疼痛才会消减。我蜷倚在床头,终于慢慢入了睡。
早上起来很头晕很无力,睡了一上午,吃了点午饭,又睡了一下午,起来竟然又泄了一次,于是去医院又挂了一瓶。
两天后毒素就慢慢消了,我又活过来了。
一定要小心自己的肠胃,再也不能犯这样的错了!如果我一人在外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弄不好命都会丢掉的。食物中毒真是他妈的和要死似的,不信您试试。

09年9月6日日记

2009年9月6日

5号下午我在书包里装了几本书,然后叼着一个苹果锁门回老家。
走了20分钟又回去带上口琴和摘抄诗歌歌词歌谱的笔记本。又走了20分钟后发现我带的车费不够,我正准备仰天大骂的时候,房东骑着电瓶车出现了。真是幸运,房东二话没说就掏了100元给我。
排了一个小时的队,终于买到了火车票。我尿憋的膀胱都要炸了。
在候车室看书,一直看到零下1点,然后去一个长队排着。到了1点零3分,广播里说着什么,一位男子说:“误点了,坐下来等等吧》”我也不急,但忽然瞥见男子买的票是到济南的,就问了一下,他说连云港的车马上就要开了,你队排错了。
我急忙跑到1号站台,上车时是1点零4分,还差一分钟车就开了。
我从8号车厢走到12号,找到我的位置坐了下来。看了阵书就睡了。睡了整整一夜。
睡到3点,列车员提醒下车的声音把我吵醒,每次到站我都要被吵醒一次。最后一次醒来发现天已经亮了。就不再睡了。
最后一站是连云港港口,我倒数第二站下。下车给妈打了个电话,妈说她马上就坐车到新浦带我去看头发,1小时后华联门口见。
我在大众书局看看书,抄抄摇滚歌词,然后下去等,等到了妈。
上午去皮肤科医院问诊,中午在大姐家吃饭,下午又去人民医院检查。医生给我开了药,他的字笔走龙蛇,后来我知道这是故意让我们认不识,只让开药的认识。因为外面药店同样的药要便宜的多。医生怕我们出去开药,这样他们就拿不到提成。

第一次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2009年9月5日

今天我去做了一件违法的事,人生中又多了一个污点。
在白鹭公园等人时抬头看到“江东路”的路牌,印象中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就在江东路,问了一下,果真是的。
早就想去了,一直没有机会,今天凑巧了,我决定先吃个饭,下午好好游览一番。
向前走,先看到南京云锦博物馆,我纳闷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再向前,看到了“1937.——1938”的高高的纪念碑,心里无比激动。
大门口是我在电视上看到的点蜡烛的地方。门口的雕塑极具艺术感染力。进门沿着石子路向前走,走了好一阵才看到东西——一位母亲手举白鸽抱着孩子,下面是和平两字。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雕塑。
然后进入冥思厅,黑咕隆咚的,担心失脚或碰到东西,只能缓慢的移动脚步,黑暗中有一种沉重哀叹的气氛。回头看到一面墙上印着几行字,上面的话是对南京大屠杀事件最好的总结和回答。
走出冥思厅看到一个很大的“奠”字,卖香火的大娘不停嚷嚷着:“光看有什么用,买香烧啊!”几个背包的青年人买了很多最贵的香火,他们到“奠”字前严肃的下跪,烧香,我听到不少人在议论着,说他们是日本人。
继续走,看到了万人坑,问过不少去过大屠杀纪念馆的同学,他们总是不停的讲这个万人坑,仿佛就记住了这个。
都绕了一圈了,我纳闷怎么电视上看到的图片展览馆怎么找不到。走到正门,保安说这个出口已经关闭了,不许出。我又绕了一圈,从二楼进去,终于找到我想找的东西了。这才是重头戏!我这才发现我走的路线完全倒了!
游客们个个心情沉重,个个哭丧着脸。不少还边看边骂骂咧咧的。
真的是学到了很多很多,那些图片真是的触目惊心。从中日战争爆发开始,展览基本上沿着时间的顺序。印象最深的是残暴的大屠杀。图片、视频、模拟、文物、全部都有,我这才大开眼界。
因为是星期天,里面人挨着人,挤都挤不动。不时有人头碰到玻璃,砰的一声响。
印象最最深刻的那些模拟场景,真的太逼真了。我走着,看到一个小屋,心想有东西吗,伸头一看,两个死人躺在地上,我吓了一跳(真的是跳了一下),旁边的游客说,不要害怕,这是模型。
2楼有留言本,这是我最喜欢看的东西,可是上面却充满了暴力语言。
看到拉贝先生头戴钢盔胸跨望远镜写日记,这让我忍俊不禁。
还看到反映大屠杀的大幅油画。
这时广播里说道:“马上就要闭关了,请游客们赶快……”我看了一下时间,这么快就要到4点了。
我上了2楼,走马观花的看了一圈,日军战败,审判,731,梅汝璈,张纯如……意犹未尽。
我下楼又看了一遍刚刚被吓了一跳的模拟场景,然后走出展览馆,绕墙走了一圈,才到8号门。

这种国耻和创痛中国人是无法忘记的。我一直想在那个留言本上写两句,但没写出来。
拉贝先生的话是最好的反思——宽容,但不能忘记。相比之下,锦涛哥的话就显得很套话很没水平。

(写于2009年)

补充:开头所说的“违法的事”指的是办证,大专毕业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