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09年8月

09年8月24日日记

2009年8月24日

十二点多看完书,推门出去撒尿,发现农村的夜晚真他妈太美了!外面微风习习,空气清新,大门口的梧桐树影树婆娑,满天都是大大小小的星星,只觉神清气爽,心旷神怡。只有某种虫子(青蛙?知了?)还在小声的鸣叫。
这乡村的夜晚实在太醉人了,现在才发现是因为刚从不夜的城市回来,对比十分强烈。
我要写出屠格涅夫那样的文字,我要拨动琴弦来演奏星夜的旋律,我要画出这夜景。
这就是我一泡尿之间的感触。

 

o9.8.24晚 连云港盐场

和发小谈人生

2009年8月24日

回家几天了,我决定再过两天就会南京,刚到家个个都说我变老了,老的像30岁。不就老嘛,算个鸡巴。
到家陈守猛、大哥等全来跟我感慨人生。
上午陈来玩,他胖了。他说他又女朋友了。我问他将来什么打算,他说人生规划已经定好了,找一份两三千的工作和一个喜欢的人结婚,没事带老婆和孩子去旅旅游,幸福是一种感觉,贫困也好,发达也罢,关键是要享受生活。你看父母一辈子操劳,闲暇时也就看看电视打打牌……
说的很对,但我不会选择他这种生活,我这一生要么很悲惨,要么成为不朽的传奇。
晚上我对父母讲了我有几门重修以及下学期不想再念的想法,爸见我回家,原本是很高兴的,听了我的话心情就多云转雷阵雨了。
他对我发了一通火,他说:“学到最后毕业证书都拿不到,传出去不让别人笑死!”爸焦急的给大姑打电话,问补考重修毕业证书的问题。他说就算再花四千也要把毕业证书拿到。在他眼里毕业证书就这么重要。爸还说:“我辛辛苦苦花了两万块钱白花了……”“现在不要你赚钱,就要你拿到毕业证书”。
大姑听了电话肯定要到处宣传,不过我不在乎了。

09年8月24晚

09年8月21日日记

2009年8月21日

晚上朱通喊我去装车,说装一车能挣60.我当场就去了。可能是晚上急着发货找不到人手,小厂的领导都想去大马路上拦人帮忙了。二十多斤的排水板一个一个的往卡车上扔,有一个人在车上把它们码齐。连续装了两车,不知能拿多少钱,妈说多少钱无所谓,就算是去帮忙的。
我想晚上睡觉一定会腰酸背痛,第二天一定会起不了床。
搞完朱说要带我去场部足疗,说疗完脚上火辣辣的很爽,我跟他去了场部,在足疗店里我只是玩玩手机,我没花那20元,但其实我去都不该去,浪费了一整晚的时间。

2009.8.21晚 连云港盐场

致无尽岁月(回看09年日记)

2009年8月21日

09.8.21
晚上8点下班,宋超和我到纳斯达克柜台旁合了影,宋马上要开学了,我从连云港回到南京他肯定已经走了,这次他专门带来相机,专门和我道别。
宋说,他以后放假都在南京,我找他玩就联系他。我们互留了QQ,在地铁站做了做后的道别。

到南京站了。到处乱七八糟,台阶上坐满了人,也睡满了人,有的趴在包上睡,有的头倚着墙睡。车站里众生百态都有,简直是一个小世界。
我找个地方坐下看书,看着看着眼皮就往一块粘了,看一阵睡一阵,正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有人在伊呀呀呀的说着什么,我睁开眼,那人走到我面前,说:“高材生啊,报纸要不要?”他又紧接着问我知不知 » 阅读更多: 致无尽岁月(回看09年日记)

09年8月15日记

2009年8月15日

下午下班坐地铁去买火车票。
卖票的女子冷若冰霜,她用零下20度的语气问:“要几号。”我回答20号,然后她就噼里啪啦的敲打键盘。因为我还没有问清楚,就继续问道:“20号几点?”“凌晨1点”,“没有其它时间的吗”,“没有”,“那21号有吗”“有”,然后她又噼里啪啦的敲打起来,我问21号几点的,“也是凌晨1点”,然后她就把票塞给了我。我拿着21号凌晨1点的火车票傻眼了,过了一分多钟才缓过来。难道这是我表述的不对吗。
正吃着晚饭,忽然心血来潮想买个笔记本专门写影评,于是就出了门,尽管已经10点半,我驱车(脚踏车)来到苏果超市,关门了,看到前面有一家超市灯亮着,可进去发现没有漂亮的本子。
于是又他妈的动力十足的骑车去建南社区,跑了两家超市,才找到两本满意的。我只带了我房间里的所有零钱,加起来9.7块,还欠了3毛,老板仁慈是说:“算了,不要了”。
我做什么事都是凭着一时冲动,家里的不少崭新笔记本只是写了第一页并标上了所有的页码。但愿这两本笔记本能一直用下去,希望这次的大脑发热不要让我后悔。
回来的路上发现青蛙也不叫了,萤火虫也不闪了,啊,夏天就要过去了。
记得第一次来豆村找房子的那个夜晚,路两旁全是一闪一闪的东西飞来飞去,我停车用手电筒照了一下才发现是萤火虫,在老家从来没见过这东西。太美妙了,头顶是漫天的繁星,闻到的是浓郁的植物气息,长长的黑暗的小路上只有荧光粉那样黄色的小点子在闪耀着,我感觉自己像是在银河上骑车。

09.8.15下午 连云港

终于收到了《阿尔萨斯》

2009年8月1日

趴在床上写日记。
在网上订了《阿尔萨斯》,付款已经11天了,仍未收到货,我荒了。
南图那里估计开始扣钱了。下午回家后我又去了网吧,记下了书店的电话,打了过去,一位女士说我打错了,我十分纳闷。


我回到家,考虑是不是该重订一本,这时房东过来说,刚才你骑车走时一个骑摩托车的邮递员送给你书。我高兴坏了,沉重的疑虑烟消云散。
这是第一次网上买书,感觉很好,便宜、方便。我想买的书太多了,我要努力赚钱,买一屋子书。
今晚蒸了米饭炒了两个菜。我做的菜要么很咸要么半生不熟。我洗第二遍豆腐泡的时候房东对我讲,豆腐泡不用洗,上面的油都洗没了。
网上的好书多的像牛毛,像沙漠里的沙子,但我暂时要克制自己买书的欲望。

09.8.1.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