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在 2007年10月

都是“江北第一才子”这个网名惹的祸

2007年10月6日

江北第一风流才子,多酷的网名啊!

高中和陈守猛写信玩,他的署名通常是:希特勒接班人。我也想取个笔名,于是想到了“江北第一风流才子”。高中每次写试卷,我都不写姓名,而是不嫌费事的把那八个字写上。
申请QQ号时,我准备取叫江北第一风流才子,开始字数多了,我把“第一”二字去掉,读起来不好听。于是就把风流二字去了。
 我加入有个叫“生于80后”的群,我自我介绍了一下,可没人理我,我问为什么,他们说“你是江北第一风流才子呀,谁敢睬你!”“我们都是俗人”“我们都是没文化的人,谁敢睬你!”进了这个群,要把昵称前加上“80后”,有人问我:“才子怎么不改名字呀?”我说不会,“还才子呢!这都不会,我帮你改。”
上次,我想加入一个摄影 的群,被拒绝了,管理员还说:“小国寡民,哪敢收你!”靠!!!都是网名惹的祸啊!(我群加的太多了,每次上网,我几乎不聊天,所以已经被两个群踢了出来。)
我考虑再三,终于下定决心:把网名改掉!要能忍痛割爱!想了半天还没想到好名字,于是换成了“天下第一才子”————开个玩笑,我哪敢啊!我改成了潇遥。我连才子都根本不是,我高中作文得三十分以上都很少。我取这名字不是因为我自负,要是自负,我博客昵称都会用“江北第一风流才子”
其实我想改成“unlucky  young  man ”可是字数也多了。“unlucky  young  man ”是大江健三郎〈我们的时代〉里的乐队名,我认为我也是一个不幸的年青人。
其实,我对潇遥这个笔名甚是得意,逍遥二字概括了我的人生观,王蒙说:“逍遥,字形上两个“走之”给人以上下纵横的运动感,开阔感。字音一个是阴平,一个是阳平,圆唇与非圆唇的复合韵母,令我们联想起诸如遥遥,迢迢,昭昭,萧萧,淼淼,骄骄,袅袅,悄悄……都有一种美。”
我看了〈寂寞圣哲〉里的〈永恒的乡愁〉后,开始喜欢庄子的。我相册上的外国男孩是兰波,博客名“蓝色的黄昏”是兰波〈偶感〉里的一句诗。我今天要把博客名改成“什么水三千,吾只取一瓢饮”妈的!刚发现三点水加一个“弱”的字我不认识,ruo,nuo里都查不到。下次再改。
我原来叫“萧遥”申博时(不是申博览会,是申博客啊!)找了半天,一个字一个字地找,找了半天,还没找到“萧”字,但看到了一个“潇”字,就取博客昵称为 “潇遥”。我的笔名是怎么来的。(那天是深夜申的博客,一定是眼花了,没找到。)“潇”比“萧”好,因为我喜欢水,“潇”字又能让人有一种潇洒的感觉。
我喜欢庄子嵇康阮籍柳永唐伯虎这些不拘小节放浪不羁的人,〈泰坦尼克号〉里的男主人公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人格。可为什么我却是一个谨小慎微低声下气畏首畏 尾悲观消极的人,还是因为强迫症,一言难尽啊!我3号想把心里最想说的话写出来,可上午写了半天只写了几行字,下午又只写出几行字,真是绝望!
上次去夫子庙,我在唐寅雕像旁拍了一张照片,江南第一风流才子与江北第一风流才子的合影你们一定想看看吧!哈哈!
孙丹林教授讲唐伯虎的百家讲坛我买过,一听他的东北话一看他的动作我就忍俊不禁。他也挺幽默的。还有,孙教授头发微突,脑门用一缕头发盖住,他正讲的起劲,手舞足蹈时,那一缕头发滑了下来,孙教授把那缕头发扶上去,可讲着讲着,又掉了下来……我看着就想笑。
告别了!曾经的网名:江北第一风流才子。
舍不得这个网名啊!
2007-10-06发布于新浪博客

我读红楼梦

2007年10月6日
大专开学,我只带了一本闲书来学校,这本书就是《红楼梦》。 
高一买了一本《红楼梦》,实在看懂,就跳着看。看到第六回“袭人过来给他系裤腰带时,刚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冷黏湿一片……”原来宝玉哥哥遗精了,看到这我一下子来劲了。接着看,快看不下去时发现了第十二回,贾瑞被凤姐捉弄,我一直听说《红楼梦》中有黄的, 十二回终于看到了。说实话,第一遍《红楼梦》就这一回我看懂的。(第一次听到贾瑞这个名字是歇后语,凤鸣岐山——贾瑞,我现在还是不明白这个歇后语。
到二十八回又有好看的了。云儿唱:“豆蔻花开三月三,一个虫儿往里钻。钻了半日钻不进去,爬到花儿上打秋千。”这应该是黄的,不是我想歪了吧。轮到呆霸王薛潘了,他作:“女儿悲,嫁了个男人是乌龟。女儿愁,绣房里钻出个大马猴,女儿乐,一根毡巴往里戳。”薛潘太有才了。
王小波《革命时期的爱情》里有个叫毡巴的,王二看到毡巴可爱的样子就想扁他。王小波怀疑“毡”是曹雪芹自造的字。《李敖回忆录》里有副对联:先死后死,祖孙一脉,端赖介石开阴道;婚生私生,兄弟串联,全靠经国动鸡吧。
这些书看读多了, 我手痒开始写黄诗。记得重阳节给陈守猛的一封信中,我改了首诗:《九月九日忆板中兄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猛。遥知兄弟登高处,便插美女少一鸡。
淫者见淫,第一遍《红楼梦》我误过了。之后看了不少《红楼梦》介绍及各家之言。我还买了刘心武的百家讲坛。高三,语文第六册只教古文,但我每天早读课都朗 读《红楼梦》,这才发现《红楼梦》的伟大。朗读《鸳鸯抗婚》时我发现了一个操字(是“入”“肉”叠起来,电脑上没这字),还有一句“你快夹着B嘴离了这 里。”我差点读出了声,心想,曹雪芹用词就是牛啊!
我又买了一本关于《红楼梦》的书,书很好,有红学介绍,有曹雪芹介绍,有《红楼梦》诗词讲解,《红楼梦》常见十大问题,〈红楼梦》章节讲解等。我又看痴了,一看就是半天。
英语课上,侍老师不停地走来走去,一走过来我就把航速收起来,一走过去我又把书拿出来,最后我不耐烦了,他走到我身边我也仍然看。侍老师安起我的《红楼 梦》说:“乖!这种时候还看《红楼梦》!都高三了……这种学生应该一棍子夯死。我提心吊胆,生怕下课忘了对老师说(这是我一直存在的心理问题,它折磨的我 痛不欲生),终于下课了,几个同学围着老师问问题,我站在一边等所有同学问完,我再说。我想我认错态度好一点,他就会把航速还我,但侍老师只答应不把此事 告诉班主任。说等我表现好了再八书还给我。我每天都去问问题,一阶段后,我去要书,老师说借给一位女老师看了。过一阶段我又去要,侍老师说,书被那女老师 弄没了(我想应该是被那女老师贪污了)。我叫侍老师叫那女老师再找找,以后我一向侍老师要这本书,他就发火,我说你把它给我我不就不再向你要了吗!他凭什 么不还我的书,我没叫他陪就算给他面子,他却不给我面子。
侍老师说,你去朝班主任要。班主任说现在不是还你的时候,高考前给你,我一直等,一直等,终于等到了,班主任又说高考后来看成绩时我再给你。那天,我去要,班主任说你去向英语老师要,我找遍了办公室却没找到侍老师的影子。我就这样被耍着。
我去华联,想再买一本,可是我跑了很多家,我高三买的那本书全部卖光了。
侍老师书教的很好,上他课是有种享受,可是这件事他也太贱了吧!
(教师警察医生是三种最光明的职业,可现在为什么普遍很腐败肮脏,我不是凭空说这句话的,我经历过,我也听过很多人讲这些光明职业的人做的腐败事迹。我很想骂。其实我一直是个愤青,但我被我的心理问题弄的畏首畏尾,我的个性无法张扬。)
2007-10-06发布于新浪博客

新街口遇骗记

2007年10月6日

10月3日,我的一个同学在南京新街口被骗了三百五十块钱。

话说那天,同学走到了南京文化艺术中心附近,一位身穿T恤衫休闲裤脚蹬运动鞋的中年男子叫住同学,问同学他说的话能不能听懂,男子的普通话虽不准,但能听 懂。男子说:“我是……老板,我们一家来找这里的包工头朋友,没找到……现在小孩很长时间没吃饭了……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我?”男子指着远处,一女子带一个 小孩走了过来。同学说:“我身上只有五十块。”给了那男子,他们一家说了很多感激的话。男子说:“今晚开车去把钱送给你们学校。”同学掏出银行卡说:“不 用了。我把卡号说给 » 阅读更多: 新街口遇骗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