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小学篇)

上午看了凡英的散文《讲台上的名家风采》,很有意思的一篇文章。又忽然发现今天是教师节,我决定写几篇回忆我的老师的帖子。

念了十几年的书,教过我的老师有几十位,先讲小学。多年以来一提起小学的教师我就立即想到体罚,其中,葛老师的体罚方式最变态,他把学生按在课桌上,然后 扒了裤子,用棍在屁股上打。好像只有胡同学被这样打过。胡同学常拖拉作业。记得一次,葛老师扒了他的裤子,露出了屁股,女同学都捂住眼,葛老师拎起一个长 条板凳,又放下,东张西望地找了一根棍……那是葛第一次扒他屁股,以后胡又没做作业,葛问我们怎么办,我们男生齐喊:“扒他裤子!”
我没被他扒过,但被他打过一次。在二年级,上课前被他用黑板擦砸了一下,幸亏背面砸到脸,我脸上满是粉笔灰。蔡老师在一旁说:“活该!”
十岁生日那天,我坐在最前面一排的最右边,葛一进门,看到了我的皮鞋,说:“乖!还穿皮鞋啊!”那天我一回家就把皮鞋脱了,我长这么大,只穿过那一次皮鞋。生日那天,好像被骂了,因为我觉得妈说:“你今天怎么看起来不高兴?”
邱老师(女)平时比亲妈还慈爱,但打学生时却触目惊心。六(一)班的学生都怕她。一次上课,听到了张同学杀猪般的号叫,原来是相隔十几米远的六(一)班传来的。听人说是默写错一个打一棍,听说打魏威时棍都打断了。
小学,王帅家有小霸王,我们很多人去他家轮流玩。每一次陈同学(女)去,第二天王帅等就要被打,原来陈是邱老师请的特务。
小学,老师就是老虎。可我们却不怕夏老师,即使被夏喊到办公室用胳膊粗的棍打我们也还是笑嘻嘻的(其实,老师主要是吓,而不是打我 们)。夏很少有严肃的时候,陈守猛写信回忆说:夏老师使他第一次知道学生可以和老师在一起玩。”夏教数学。我、陈守猛、封洋三人被选去奥林匹克竞赛,夏对 我和陈给予了厚望,我们却没考好。葛老师教时,陈和我都得过奖,尤其是陈,他考的特别好。葛给我们发奖品派的情形我记忆犹新。
杨老师教我三年级语文,妈曾是她学生。还记得那次他带我和王娅、苗二呆、吴燕去周恩来故居,每个人手里拿一瓶健力宝拍照……我念学前班时被杨莫名其妙地打 了一巴掌。那天,杨老师在屋里调广播,许多学生挤在门口看。刘厚波跑了过来在门口猛喊了一声就立即跑了。杨向我们走来,所有学生都破案了,就我一人傻不拉 叽地站在门口,杨问:“谁喊的?”我没说话,杨一巴掌扇在我脸上,我一下子坐地上了,还滚了一下,当时头晕眼花好半天脸还是火辣辣的,我记得我问王凯: “我来年上有没有红印子?”
真是冤啊!小时候很少被爸妈打,倒是被老师打了很多。
朱立军打人的方法是屈着食指扣脑门。记得一次中午,我们班学生太吵了,他叫所有男生站在围墙下,站成一排。朱的字写的极漂亮,是我见过的老师这最漂亮的。
还有,六年级的张老师教数学,每节课前都在黑板上抄题,错一题罚一本本子,奖给做的好学生,做的快的得的更多。我半年得的本子我初中三年高中三年都没用完。学习差的可就惨了,很多都哭了。
盐场是落后的地方,盐小是落后的学校,盐小老师是落后的老师。
2007-09-11 发布于新浪博客

我的老师(初中篇)

屠跟来老师是我初一初二的班主任,初一我脚烫伤,屠常背着我,借三轮车带我去医院……很感谢他。
万城武教我初三数学。第一节数学课,上课铃响了,他还是迟迟不到,我便看起报纸来,不料他从后门进来了,他经过我那儿时发现了我在看报纸。课上,他解了一 道题后,问有没有被的解法?我举了手……万说他教里20年的书第一次见到这种解法。第一节课受了表扬,以后几乎每节课都有没一个同学回答上来的问题被我回 答出。而且我反映很快,题目刚抄完我就报出了答案,别人几分钟也算不出。那时候,我风光无比,整天玩,夜里打80分不打就去厕所看课外书看到12点课上下 象棋……可我成绩却一直很好原因是自信。不论语文课还是物理化学课我都是最风光的一个。别人都说我聪明,好久没那种感觉了。
扯远了,万老师书教的很好。他常对我们侃国家大事,一不小心就侃了半节课,他对我们说最多的话是“狗屎!”“朽木不可雕也!”可后来一次民意测验,有学生反映他骂学生。万当晚晚自习找了我,问我:“我骂过你们吗?这些学生怎么……”
再相逢的话,我一定认识这些老师,而他们一定不会认识我。
(我的老师系列有七八篇,我慢慢写。)
(坐在我旁边的和我一起包夜的陈守猛正在看色情片,这影响了我的注意力。)
 
2007-09-11 发布于新浪博客

看黄片的故事

7号下午,我突然想看黄片,就去朱爷爷家把正睡觉的朱通喊了起来。两人骑车到场部。

一般地,我除了想看黄片时都对黄片不屑一顾。我千里迢迢不辞辛苦马不停蹄快马加鞭冒着似火的骄阳骑到了场部时,发现已经一点感觉没有了。进了“影王音 相”,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在里面,我问: 继续阅读“看黄片的故事”

农村趣事之钓龙虾

龙虾是美国引进的生物,87年连云港才出现。爸年轻时有一次和朋友出差,游玩花果山时,看到山上卖一种一身盔甲还长着两只大螯的怪物,放在小瓶子里,很多人好奇地围着看,爸问那是什么,那人说龙虾,5毛钱一只,爸买两只回去玩玩,发现这怪物还不容易死,养了好几天呢!

逐渐逐渐,爸发现家边小河里也出现了龙虾,但没人敢吃,不仅因为龙虾长的怪,海洋为龙虾生活的水都很脏。又逐渐逐渐,有人开始吃了,味道还不错。再逐渐逐渐,有人用鸡肠蛙腿在小沟边钓了。
我小时候钓过讥刺龙虾,上几天去陈守猛家钓了一次,很好玩。陈是代哦龙虾的高手。现在龙虾不多了,但陈家鱼塘旁的灌溉渠里有很多。陈每隔几天就去钓一次,每次都能卖几十块钱。
上几天,我到陈守猛家时,陈已钓了半个小时了。前天晚上,陈先逮好青蛙,放进麻袋里(他不敢逮癞蛤蟆,老年人说,癞蛤蟆浆喷到连上脸就会长的和蛤蟆一样, 所以我们从小都躲着癞蛤蟆)。从麻袋里掏出一只青蛙,朝石头上猛一摔,蛙腿就挺的笔直,从爪子开始扒皮。扒了青蛙皮,把青蛙分尸三段,每段用绳扣起来,一 道死扣再一道活扣。绳的另一头扣在棉花秸上。在渠边摆了十几根,一根接一根地提,每提一根都会有两三只龙虾抱在上面。陈兽猛的纪录是一根钓五只龙虾。陈技 术高超,左手网兜准备着,右手慢慢拎竿,陈说,不能快拎,一快龙虾就会掉了。龙虾真是贪婪的笨蛋抱着一只蛙腿不吃饱是不会放的。钓鱼应该猛拎,而灌溉渠里 有鱼有龙虾,我总是判断不出是龙虾吃的还是鱼吃的。
陈拎起了一贯棉花秸,大叫:“钓上来一个杨过!”原来,他钓上了一个只有一只螯的龙虾。
我拎着小桶,到另一片渠钓,蛙头漂,脚踩一踩才不漂。一开始我钓一个掉一个,后来我掌握了技巧,一阵工夫就钓上了三四十只。
中午在陈家爽吃了一顿龙虾,下午在鱼塘游了泳,鱼塘的水脏,,高一暑假我游完,准备用桶里的水冲,陈说,那是他家喝的水,他家常停水,叫我省点用。我为他家省了水,一点没冲,结果我得了皮肤病,费了好大力气才治好。这次我就不再犯痴了,一桶水冲光了,叫他再拎一桶来。
下午打完篮球,陈再一次叫我把龙虾带点回去吃,我没好意思拿,回家了。
 
2007-09-10 发布于新浪博客

乡村趣事之钓鱼

 早上到渔场,陈正在吃早饭,他说他现在残废了。昨天骑摩托车带对象去海边,在沙滩上玩时,不小心把对象的衣服扯破了,对象生气地说:滚一边 去!”陈转身刚一跑,脚被戳破了。陈说:“我受伤了。”对象不信:“别装了,你又骗我。”陈伸脚给她看,掉了一块肉,鲜血直流,她信了。
陈真是上海边的导游,每个人去都叫他带路。
今天我们钓鱼。在草堆跟挖了蚯蚓,放在小盒子里,再放点泥土。穿蚯蚓不能露头,露头鱼就不吃了。撒了鱼食,陈叫我看清撒鱼食的地方,在那钓。
灌溉渠里的鱼真是多,隔几分钟就上来一条。
陈的脚坏了,金鸡独立地站着,他还用手机放音乐,说这样鱼更上钩,我说不用放,我唱就行了。
那天看到了一条蛇,吓了我一跳。
(我觉得我的博客象小学生日记。)
2007-09-10发布于新浪博客

第二次赶海

初三潮,十八水。农历十八那天,我再一次去了海边。
这次同去的有五人。我们选的另一路线,从二工区一直骑到烧香河渡口,渡过河就到马二份了。
一到渡口,我立即想到了美丽的《边城》,想到了淳朴厚道的爷爷和天真善良、清纯质朴、温婉乖巧的翠翠。渡船一人一元,我们五辆自行车停在船上。大娘告诉我 们:“前几天,两个人来渡船,给了我两块硬币,我当时没注意,放进了口袋,回家一看,竟然是两块游戏机牌。”大娘还说:“烧香河正涨潮,说明海水也在 涨。”我问:“能不能拾到大螃蟹?”大娘说:“看你会不会拾,昨天,很多人提着一桶螃蟹回来。”
过了河,朱通和冯陪陪骑在前面,我和陈守猛王亚 继续阅读“第二次赶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