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月浑子果《穿越海岸线—写在骑行厦门前》

2016年6月17日 由 JackRubbish 留言 »

梦千寻书社点评:
还是那句话:那不愿安逸的冲动,召唤每一颗年轻的心。

时隔短短几个月,又要整装出发。虽然早已经习惯了出门远游,但内心仍然小小兴奋不能自已。
以前跟朋友说过,旅程最让我激动的不是到达目的地的时刻。作为一个多少去过些地方的旅者,已经很难得有什么风景能够让我心驰神往的了。
记得骑行川藏线即将到达拉萨市区,看到布达拉宫的一刻,内心根本没有预想的那样会喜极而泣,看着布达拉的金顶在落日下反射出耀眼金光,反倒是显得极其平静。关于第一眼见到布达拉的感受,我问过很多川藏线上的旅者,苦逼骑行的人大多显得平静而自然,兴奋异常的往往是那些搭车轻松赶到目的地的人。
对于这个现象,我的理解是,或许追求过程本身的人,对于结果是怎样往往大多显得特别坦然。
想到这里我就释然很多。虽然已经很少有难忘的风景,但至少我还是很享受在路上的心情,OK,这样就仍然会有很棒的旅行。
如果轮回中有一世,能够做一颗蒲公英轻灵的种子,那么求一场狂风,把生命尽情的吹向远方。
真正的旅行应当是一场对平淡的阴谋颠覆。慵懒的人要去体会汗流浃背;羞涩的人要去尝试广结善缘;狭隘的人要去见识人间百态••••••
要问我的旅行是什么,那便是可以快乐的和众人狂欢,也体会独单的去承受苦难。
生活中往往没有通向罗马的条条大路。很多时候,哪怕尝试过几次错路、岔路、绕路,也依然看不见罗马。而且说不定连路都没有,后退无门,向前确唯有披荆斩棘。
每一种际遇都仿佛是一次旅行。想上路,越是想看到美丽的风景,越是要做足功课。哪怕殚精竭虑的准备,路线、行程、天气、地理,依然会出现不可预知的问题将旅程打乱。既然认准了属于自己的跑道和线路,那不管线路是体会生命的宽度、时间的长度还是人世的深度,那便唯有默默承受寂寥和无常的反复,深沉、坦荡的向前踏步。
打点好行装,收拾好心情,在逃离末日浩劫后这个新年伊始,重新在路上。这一次,没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艰险,没有让人胆寒的悬崖峭壁,没有折腾到肝颤的重重山峦,但是穿越东部漫长的海岸线,此途定不会寂寞!
好吧,那就这样,厦门,走起!

广告位

评论已关闭.